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父亲的心(二):紫竹杆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36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多日奔波于单位——家——医院三点之间,无暇上网浏览网页,更没心情去细细欣赏友人们的新作.早晨来公司处理完手头工作,坐在电脑前,满脑子是耄耋的老父亲,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不知今天在医院病情是否稍好转,漫不经心地滑动着鼠标,.突然一行黑色字体扑入眼球——父亲的包。不知为何我眼前竟然闪过是长长的“紫竹杆”,大脑立刻开始在记忆中搜索有关紫竹杆的词条,让思绪漫漫地在大脑里漫无边际的飞扬。
  
  那是1981年春节前夕,我正高中毕业在家,正巧江北的小叔来我家,在小叔回去时,我便有幸第一次跟小叔回老家探亲,初次离开养育我的大山,前往江北丘陵夹平原的枞阳县,去了近十天,我就一直咳嗽发着低烧,好在年轻抵抗力强,也无大碍,可能就是水土不服吧。我对老家初识感觉:有山林但不太茂密;有万倾良田但很贫瘠;有楼宇房舍但很多是破陋;有纵横交错的水系却时有积劳成疾。
  
  平原上太阳升得早而落得晚,这样白昼就显得很长,满天风沙满天舞,昼夜温差特别大,夜晚的冷直刺骨里。那时老家人们生活是及其的苦,就连用来做饭的柴也是些茅草及麦杆,甚至还有人家用牛粪晒干后充当做饭的柴,就更谈不上有火来取暧。不过小叔从我们家带来烤火炭及火桶,还是能派上用场的。在小叔陪同下我们徙步穿行在白云,白梅,以及周边的杨祠大部分的直属亲戚中。在没有计划生育年代而兴起的家庭,家家拉扯六七个子女,危机四伏处处可见。比起皖南山区的太平其生活真的差很多。这无异给我参加工作之前,上了一堂深刻的现实教育课。
  
  在枞阳白梅区的杨家院是个杨祠大族。我的父亲就是这个院的一分子。父亲在家是长子,下面有三个弟弟。父亲的辈份是杨祠中的"典"字辈,四兄弟名字依次叫典元,典友,典书,典华。在父亲三十岁左右时双亲就病故,最小弟弟典华才十一岁,从此长子为父,长嫂为母的父母亲自然担当起这个家。在战争年代,父亲、叔叔们也不忘记男儿尽忠报国,特别是父亲与二叔曾在渡江、解放大别山战役中浴血奋战,立下过赫赫战功。二叔还为革命献出自己一条腿,解放后,虽然得到国家补助津贴,可对于子女多且又不幸的二叔家庭来说,那只是杯水车薪。从我有记忆起,二叔家的困难,就成了我们家的困难,特别是后来二叔六十多点就去世后,丢下一揽子的家庭困难,从此我家就成了江南对江北杨祠扶贫帮困的中心。
  
  父亲是五四年挑着两只箩筐,一头一个娃,跟随祠堂中的几位族人讨水荒来到江南。他早期去过歙县,支过农,扎过水排,炼过松油,后来渐渐地成为开辟大山、兴办林业的先锋领路人。一直以来,我们家是江北往来的亲戚们最喜欢落角逗留处,,就像是江北杨祠驻江南的中转站。父亲离休后,我们家就更加的平凡热闹,因为江南的大爷(江北人尊称我父亲)是老革命,为人豁达大度,工资待遇高,谁要有困难向他伸手,大爷准能帮助你解决困难。从八十年代后,江北的七大姑八大姨,还有叫不上来亲戚,只要是与“杨”姓挂上边的,从江北枞阳来到我们家,父亲定不会让他们空手回去,也一定给圆满解决好。包括我们做子女的衣服,大家的捐款,只要是力所能及能做到,尽可能地为江北的亲戚治病,为考上大学没钱的学子赞助学费,乃至今天,我们家仍然像江北杨祠驻江南的中转站。
  
  那还是极早的往事,今天想起,掐指算一算,可能已有三十年了,那是八十年代初期,父亲已离休在家,而我也招工进入他亲手创办的林场工作。因交通不便,进城回家只能一两个月回次吧。有一次,一进家门,就见小叔来了,还有三位陌生面容,小叔因过去常来,也不陌生,我赶紧叫上“老yi好”(枞阳人叫小叔,通常叫‘老yi’,而且这个‘yi’是平声音。),见大家都忙上来问候我这个杨家大小姐,满口的江北大爷话,在抬举我,我是一句也不想回,只是笑了笑.弄得父亲说我一点规矩也不懂。看样子大家正准备动身启程离去,因为父亲正叫小叔爬梯上楼去。那时小叔正当中年,不一会功夫,小叔很麻利地从楼上往下递杂物,都是些我们家曾经在山里用过的火桶,水桶,澡盆,,还有喂猪的盆,浇菜用过的粪桶、粪瓢,最后递下是些杂木、竹质的扁担,以及杂树棍数根,下面接递人高兴的是手舞足蹈,议论纷纷这个回家可做挖锄柄,那个可以钉耙把。待小叔下来,就听父亲说,这些你们分一下,那家最需要,就拿什么,回去稍补一补都能用。典华你让他们先挑。这样小叔最后拿到了一只粪桶、粪瓢,一根檀树做的扁担。大家笑的嘴都合不拢,忙碌自已拿到桶啊盆什么地,看怎样带最方便。小叔是一头挑粪桶,另一头是母亲准备旧衣旧袄一塑料袋子,檀树扁担上再绑上自己的旧扁担。这样大家纷纷准备起程,一位江北大爷要出门了,他又看中我家柴中一段五六十公分长,十几公分粗的圆木,大家在嘀咕着,说车站有检查,万一逮到了要罚款,。就听父亲说,这节木段过短,可以带的,只要你带方便,你就带上,这样最后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放进了小叔挑得粪桶里,上面盖些杂物,以不引起车站工作人员的注意。大家挑得,扛得,满满当当,这才与父亲道别,这时父亲又叫母亲,将他房内那两根蚊帐杆取下来,不一会母亲手里拿了两根紫光光的乌竹杆,递给小叔,只听母亲嘱咐到,典华啊,这个给你绑在扁担上,带回套蚊帐好得很呢,上车注意一点,别撮到了人。只见大家那眼睛直直地盯着小叔的肩上的竹杆,一幅好羡慕的眼神。因为那竹杆确实很漂亮,乌的发紫,乌的发亮,江北那见过这等漂亮的紫色乌竹杆呢!
  
  小叔早年来江南挑些地瓜,山芋,渐渐地他改挑芝麻,大豆,小麦,米面.的,早年挑回也是父亲给留下的旧桶,旧盆,旧箱,因为江北缺少这些,父亲是宁可自家不用也要为亲戚们留着。乃至我们家虽然住在山区,可也常到了夏天澡盆浸泡半天,才能洗澡。到了冬天,兄妹几人抢一只火桶,家中的衣物母亲也是用麻袋装着吊在隔板上,就连家中的柴禾,直一点,材质好点的,父亲也要留下,说江北人过来了,可带回去做个手把、柄什么的。
  
  小叔一根扁担在肩上挑来挑去,往返与江南江北,转眼三十载。今年茶季的时候,七十好几小叔从江北挑来两袋子自已种植的棉花,说是给外甥们做结婚被子用,他来去匆匆,因那时我正忙于茶季,连脸面也没见。后听父亲说,小叔这次来还采购了两小袋新茶挑了回去,身体不如以往了,走路也不方便,而且手里都了根拐杖。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如今小叔那里经济也发达了,高速路也通家门口了,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一根扁担挑来挑去,没有忘记江南的年迈的大哥,就连他的侄女的外甥结婚他也没忘记,还惦记着。我的灵魂深处愧疚啊!如此之便,我何时惦记过他!又何时想到去看一看他!
  
  当年父亲给小叔的两根紫竹杆,我并没在意它的存在,我是多年以后,随着岁月递进,对生活的感悟越来越多,才逐渐理会——父辈这代人他们之间那种血脉相连、血浓与水的亲情,是何等的珍贵!想一想我等这代人与上代人之间差距,我实感无地之容啊!
  
  肖眉
  
  2013年7月21日于桌前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