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惋惜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38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一个年青的后生,说什么也要坚持去下海,当海员。家里人无论是谁,劝不住,扯不回。妈妈急得直跺脚,也无济于事。有一个自认为聪明的聪明人,被妈妈请来,劝说儿子。聪明人胸有成竹,笑呵呵地问:“孩子,爷爷死在什么地方啊?”
  “海上!”
  “爸爸呢?”
  “海上!”
  “孩子,那你为什么还要下海呢?”
  孩子没有马上回答,沉思了一会儿,反问道:“你的爷爷死在什么地方?”
  聪明人以为说动了孩子,乐颠颠地回答:“床上啊!”
  “你爸爸呢?”
  “也是床上啊!”
  “那么请问,你为什么还睡在床上呢?”
  ——写在前面
  年前,好哥们儿兼同学从北京回来了,见面时相互间的当胸一拳,然后又同时用手指着对方:“你还没死啊!”哈哈哈......我们抱在了一起。
  一晃,他在北京开出租车已经三年,一个月至少挣六,七千块。他问起了我。我说:“为了陪读,只能四下打工。”
  “不能做木耳了,的确挺惋惜,可话又说回来,你家一个小姑娘,挣点够花就行呗,身体第一吗!”
  “还是做菌挣得多!”
  “为了孩子吗?该放弃得放弃。听说去年松子贼拉拉的多,你没少挣吧?”
  “还行!你也知道,讨个漂亮的老婆,中看不中用。俺总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就算俺浑身是铁,能辗几个钉?”
  哈哈哈哈......我俩都笑。
  “你小子,挣钱时想起找个能干的了。咱同学,那家伙多能干,你小子嫌人家丑!”
  “打住打住。”我赶忙制止。
  “听说伯光挣了三十多万,那小子上树还是那么厉害,现在依旧无人能及吗?”
  “嗯嗯。更主要的是人家有个超能干的老婆!打松子这个活,你也知道,必须两口子合心应手,才能产生奇迹,创造辉煌。”
  “哎,真羡慕!当时那会儿,我都想回来了。”
  “可别,你上树那两下子,哪个不知!道北的铁柱,还没去保护区呢,刚开打,在咱们林场辖区里的小树,掉了下来,摔坏了神经,花了好几万,拉了一堆饥荒,前一阵子没了!”
  “唉,铁柱去了,的确惋惜,惋惜他那如花的年龄,丢下老婆和一大儿子。咱也不能只看不好的吧?人生就该像评委评分那样,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
  “最后得分。”我和他同时说完,彼此又是当胸一拳,哈哈哈,大笑。
  爹娘去得早,因此,年初三,我们弟兄姊妹几个,都到大姐家聚聚。
  大姐五十出头,却一身的病。糖尿病,脑梗塞,小脑萎缩,只能蹒跚呆在家。自己下不了楼,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姐夫照顾。
  姐姐见到我,格外的嘱咐我说:“别只想着挣钱,身体第一。看看大姐我,一身的病,都是累得啊!”我答应着,想起了过往。
  大约二十年前吧,我在装木头时,不慎崴了脚脖子,去山下医院治疗。那时,小妹卫校刚毕业参加工作。小妹上卫校是自费,全部开销都是我上树打松子挣得钱。老爹身体不好,编外开资,一个月一百多块钱,除了买米买面,所剩无几。还要吃些药吧,家庭的重担过早地推给了我。我除了拼命打松子,就是上班上班还上班。住了一个多月院,脚勉强能挨地,柱着棍,一瘸一拐地走。一个多月没有进钱,而且还花了不少,我心急。可一时半会儿还是干不了活。大姐说跟她学裁剪,保证十天就能挣钱。大姐说得很坚定,不容我质疑。于是我去了百货,先学蹬缝纫机,然后练习车鞋垫。真的没几天,就能干一些小活,杂活。大姐的活多得不得了,晚上回家,就让我跟她学习裁裤子。有一套公式,背下来,在布料上画得标准,按着画好的线,裁,就可以了。
  大姐手下员工六,七个,旺季时,仍不够用。大姐注重培养新学员,总有刚从服装裁剪学校毕业的,托人求大姐收留。来的人大都是理论熟悉,实践不足,缺乏练习而已。大姐的杂活多得很,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大姐培养新学员的目的,自然是双赢。新学员过关后,就录用发工资,自然可以解决大姐积压的活。我没来时,大姐就开始培养,往往成师傅后,逐渐跳槽,投奔其他服装店谋生去了。这也是大姐最上火的问题。虽说,来时约法三张,待到翅膀硬了,自然就飞了,哪有管你三张不三张的了。跟现在的网站差不多。网站的编辑,在这个网站学会了按语,却要跳到另一个网站去发展,忘记了第一个网站才是伯乐。此时的编辑,有了一点点小小的名气,就相信自己是能够驰骋千里的千里马了。忘了第一个网站的栽培之恩。真是混蛋。有的编辑在第一个网站时,夸得网站花红柳绿的,结果跑到第二个网站又开夸,好像第二个网站才是他的再生父母。恶心。像这样走到哪,夸到哪的人;专门写歌功颂德的人,我的生活经历告诉我,生活中必是奸猾之人。幸亏你文采不高,只能像只猴子,跳来跳去;如果你才高八斗,岂不要祸国殃民!
  看着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弟子,成熟后,便飞得无影无踪。大姐惋惜,生气,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继续培养。只要自己手下的人才多,自己的裁缝店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同行之间的竞争,也是相当的惨烈。大姐左右有四家店。一个名叫“大姐大”的,以西装著名。另一个漂亮的小姐俩以自己的姿色,引来不少年青的小伙。姐俩以裤子,小裙子出名。其余两个没什么特色。大姐以连衣裙,花样的时装而著称。我是个认真型的,好学,勤问。不久,我裁得裤子在同行的眼里,不但得到了认可,而且他们都夸我裁得裤子有型呢。
  一次,我被“大姐大”骗走了技术。
  因为她毕竟开店多年,突然问我:“你裁裤子时,一般立裆多深啊?”
  “八寸半啊!”
  “膝盖呢?”
  “七寸半左右。哦,怎么了?”
  “没怎么,我考考你!”
  这时,我才突然醒悟,被她骗去了技术。因为时常有人不满意的找她修改,大部分都是嫌立裆深。人心真是险恶。
  大姐实在是太累了。那时我是一个精力十足的膀小伙,天天累得我昏天黑地的。白天,大姐不停的收活,量体,跟人家讲解,应该做什么样的。什么样的服装,更能体现顾客的性格。有时,碰到难缠的顾客,气得好几天都过不来劲。我就负责给顾客付成品,换拉链,折裤脚的应急的活。完了,就是没完没了的裁。晚上,我和大姐通常是裁到午夜。唉,这个行业,没活着急;活多干不出来,着急。一年四季,总是着急。婚丧嫁娶,因为忙,我们不能去。节假日,我们更忙,不能休息。白天,别寻思躺一会儿。
  大姐就是这样苦干了二十多年,儿子上学,上大学,结婚,买楼,都是大姐挣得。姐夫,一个四肢健全的人,除了有沙和尚般慈爱的心肠,一生无所作为。好在现在能安心的侍候大姐。大姐,也算是万幸了!
  记得我刚学会上树那会儿,由于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竟然敢去保护区上树。保护区的树自然高大,结得多。为了给大姐减少点负担,我让大姐夫来跟着砸塔子。那时候,小妹还没有毕业,放假回来,我们一同上山。
  上树没有什么学问,只要有勇气就行。那时候,就没有惧怕过哪棵树!现在不行了,只要树干高,再粗些,搂着树,怎么也没有勇气攀登。越想越觉得难上,于是,放弃。灰溜溜的再去寻找多的,好上的。年青时,才不管,只要多就行。一天我能够下来二百多斤子,我背一半,大姐夫和小妹背一半。那时候,大姐夫也就三十左右,应该说体质正当壮年。他只是略微比小妹多些。我背着松子,一路往前飞奔,超过很多的人。然后再回头接接大姐夫。年轻力壮的大姐夫,就是走不动,连小妹都拉他很远。小妹便等着他,与他换着背。他一个大男人,不换,实在跟不上;换,又觉得难为情,只能换!眼泪滴答滴答滚落。我过来时,以为怎么了?大姐夫只能羞涩得擦干眼泪,昂起头,默不作声。
  由于我天天接他们,上树,几天后,我累倒了。从此,做下了病根,只要累狠了,肋骨就抽搐。知道身体是自己的,应该重点保护,可是到了某种境地,就身不由己了。由于贪财,每年松子我都打得比较多。在同龄人里,我完全可以名列前茅。虽然,我有不少钱,可是当地的姑娘可看不上眼,她们眼里只有工人。
  后来,我随罐头厂去了山下。虽说在罐头厂,可是罐头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们依旧与木头为伍。山下的姑娘与山上的姑娘的思想有着天壤之别。随我们同去罐头厂的有一个电工。在山上时,姑娘们没有一个正眼看他,工资一个月只要几十块。我们赶上最挣钱的时候,一个月就可以赶上他一年挣得。松子也不打,光靠那点破工资,唉!就是这样的他,在车间被无数个优秀的女子追。实在不知这些优秀的女子喜欢他什么!他竟然像皇上选妃那样,拔了来,拔了去,最终选定一个最好的,结婚,安度一生。
  后来,我跟大姐学会了裁剪,各种服装基本都做得过关了,提亲的人,才络绎不绝。最终遇到老婆,直至现在,我们的感情还很保鲜。
  去年大收,我为了老婆孩子,能过上好日子,自然拼死拼活地苦干了一回。虽然,肋骨和腿,抽搐过无数次,现在想来,既没有惋惜,也没有后悔。为了我的爱,我尽力了。也没有放过几十年来唯一一次大收的机会。
  人生,就该遇到店,就住店,千万莫要过了这个村,错过了那个店。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