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一个小村姑的二十四节气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38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立春
  雪的脚印,被一缕东风拂去,
  绿藤开始悄悄的沿着老屋攀援而上,
  鸭子迈着八字方步慢悠悠的跟着春的脚步,
  那憨态可掬的模样,像是东边邻家那个摇头晃脑的小傻妞。
  一只老态龙钟的猫摇着它那鱼一样的尾巴,高傲的跳过烟囱,它那趾高气扬的模样,笑煞了村姑装扮的我。
  又一阵风来,田野里的麦苗舞动着自己窈窕的身姿,抬头却看到了路边一排排的杨树,于是又像淑女一样的矜持起来。
  我跑过去,一群麻雀却像炸开了锅一般,它们逃走的速度,我的目光都跟不上。
  麦苗上的露珠告诉我,小村姑,你把春天叫醒了!
  
  雨水
  一阵清风像良家女人一样把灶台打扫,
  一阵夜雨像淘气孩子一样把炊烟淋湿。
  妈妈对小时候的我说,雨水绵绵,把牛赶回来吧。
  于是,一行小脚丫印从岁月的深处涌出来。
  我才一回头,牛儿已经开始扯着嗓子歌唱。
  雨水与虫鸣耳鬓厮磨,全不顾邻家女子在打呵欠。
  我一个小村姑,在河边的一棵树下撑起蓑衣,
  河水悄悄上涨,像是弦乐,
  为藏在了日子里的牛儿伴奏。
  鸭公鸭婆告诉我,小村姑你看,河水上涨了,日子也该明亮了。
  
  惊蛰
  一阵雷声把鸭公鸭婆叫醒,你看它们,扭着可爱的腰身,
  在屋檐下,像是吹着唢呐的迎亲队伍一般,
  浩浩荡荡的,去迎接南归的大雁,一路上,连虫儿都嘤嘤鸣叫,想凑个热闹。
  这真是一个风轻花香的缠绵好时节。
  一个不留神,丝瓜架上已经长满了故事。
  老母鸡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的说,我才一弯腰,你们的眼睛已经长到了头顶。
  转过头又对我说,哼,小村姑,不要蛊惑我,我已经起死回生。
  
  春分
  青色弥漫的时候,所有的疼都开始消散。
  把日与夜盛放于一个透明的瓷器内,
  不必触摸,你就可以看到黑白分明。
  太阳走过的地方,月亮到过的土地,屋檐下,麦田上,
  都是古老村庄安然的模样。
  妈妈借炊烟的弯曲煮了两颗鸡蛋,说,一人一个。
  乐得蝴蝶的脸都成了一朵花儿。
  开一坛老酒,把乡愁挡在门外,日子从树上跌落下来。
  一个叼着烟袋的老汉笑眯眯的告诉我,小村姑啊,你可知道,这厚实的土地,就是一垄圆满的诗啊。
  
  清明
  昨日尽失,一棵老树被雷电斑驳。
  它的心里开始流泪。
  它问众神,天地之间,到底有没有我?有我?无我?
  然而,桃花葬于流水,众神都已沉睡。
  漫过天空,坐在一棵柳树上,
  看柳枝一浪又一浪在风中摇摆,
  麦苗在田野里嬉笑打闹。
  清明,清明,清明啊,到底有多清,有多明呢?
  我一个小村姑只看到清明长出一双手,把地狱的生死簿撕裂。
  清明,众神沉睡,判官沉睡。
  一个鬼魂折断一枝柳,赠与我。
  我转身它已不见踪迹。
  只有天空中的声音,告诉我,清明里的阳光都是有温度的孩子。
  
  谷雨
  父亲说,每一个人都应该知足。
  就如谷子,它沉睡着,便有雨将它干涸的根潮湿。
  睁开一只正值妙龄的眼,观望成熟。
  农夫扛起锄头回到老屋,坐在墙边,
  淋着雨的眼睛,笑着了一条线,笑成了一线天。
  垂暮,天空又开始变形,月光早已失踪的不见踪迹。
  古老的誓言在古老的雨夜里凋落在了古老的庭院里。
  渴望成熟的影子撒了一地,却无人看见它已经开始萌芽,
  其实,它只想寻找一个可以写诗的诗人,把它写入羞涩的谷穗里。
  雨悄悄的和影子会晤,我一个小村姑听到他们商量着,有关成熟的代价。
  
  立夏
  站在月亮之上,遥望与太阳的距离。
  忽远忽近,一团火焰在头顶无休止的燃烧,
  老黄狗说,快给我一双翅膀吧,或者把我装进一坛米酒里。
  可是它的视觉却始终停留在左边的老塘里。
  兜着风的舌头,像是在嗅着季节的味道。
  葡萄架下,奶奶轻摇蒲扇,
  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女子晨起红妆,蝉鸣带她出嫁。
  一只蝉抖落岁月,它说,小村姑啊,那时,那小女子一不留神,
  就被我偷吻了红红的脸颊。
  
  小满
  视觉停留在戏台上。
  可是,谁还记得霸王?而虞姬在戏台上早已人老珠黄。
  戏台青苔渐生。岁月却还依旧。
  走出戏里,锄头扛着鸡鸣在朝霞里雕塑土地的色彩,晾着萤火的天空翻开原野的饱满。
  牛儿扯着嗓子的歌唱声早已远去,恍惚间,麦子就开始成熟了。
  一片黄,醉得农夫像是看到了麦子已入仓,像是见到了明日即将过门的新娘。
  在田野里,打着呵欠,满意的看着月光把影子拉的老长。
  一路的麦香,分明的月光。
  蝈蝈叫着,小村姑你瞧,他那沉醉的脸上像不像盖了黄橙橙的印章?
  
  芒种
  风越过一道道山梁,走到村口,累极了似的喘着热气。
  布谷鸟也来凑热闹,大呼小叫着,阿公阿婆,割麦插禾。
  农夫就拿起明晃晃的镰刀走向他的方形的世界。
  堆积的麦秸,聚拢着月光,照亮了入仓的路。
  那是站在黑夜与白昼之上的江山。
  月光悄悄的丈量着清瘦了的田野。
  牛儿老了,它弯腰拖着老犁,又要隐藏下一个季节。
  而无影的我啊,等不到清晨,就已失踪。
  却仍听到农夫在梦里说,小村姑,你闻闻我的酒杯里都是麦香——
  
  夏至
  黄昏之后,鱼儿啊蟾蛙啊蜻蜓啊都开始向荷塘清荷求婚了。
  它们游动在荷叶下,或者正襟危坐在荷叶上吟诗歌唱,想要打动荷姑娘的芳心。
  那清荷淡妆微湿,犹抱琵琶似的把声声醉吟揣在怀里。
  却独独听不见她的心跳。
  我沏上一壶茶,躺在摇椅上,把这傍晚的故事照进我的眸中。
  一声蝉鸣叫醒了一串月光。
  这亘古的月光被荷塘的热闹逗得咯咯的笑个不停。于是,他挥起翅膀来到荷塘中央,轻轻一吻清荷的额头,把那清荷的心事照亮。
  总是在这样的季节里,爷爷的二胡声也在天地间伴奏,为那清荷折去踟蹰。
  唉,一声轻叹击中了熟睡的我。
  睁开眼,是清荷半湿的容颜。
  她说,小村姑啊,总是与月光相见正欢时,誓言在灼人的太阳下化蝶……
  
  小暑
  老黄狗横卧在老屋里,费劲的喘着粗气。
  青蛙在流火里急躁的叫着。
  远处,近处,高处,低处,屋顶,井边,树下,土墙,都是阳光无休止的丈量的地方。
  一缕风送走了流火。
  晚霞被炊烟缠绕,蝉坐化了梧桐树。
  萤火虫照亮了鸡鸭们回窝的路。
  葡萄架下,是一把破旧的七弦琴。
  不要跟我说话,我闭着眼睛说。
  那时,我的眼睛就已不再是淡水湖。
  此时,给我一杯水,就抵过了你那流火一样的爱。
  梧桐树下,做了一个梦。
  梦见你变成一只蝉唱着情歌,却被蝙蝠打断。
  井边许下的誓言像蚊子一样叮咬着我。
  苍蝇向夏表白,我真的爱你,如果没有你,我就会死去。
  正好被我听到了,我重复着苍蝇的表白,笑的流出眼泪。
  苍蝇用人的语言跟我说,小村姑,你笑啥?我从那么肮脏的地方出来,多不容易。
  
  大暑
  雷声从天边跑来,像是一个纵火者,把天空燃烧起来。
  我抬起头,向着一个我虚构的悬崖走去。
  顶着38度的太阳,一路上,我喝了七十七瓶冰水。
  但是,我头顶的天空依然是盐的咸味。
  这冒着火的被太阳紧紧抱着的路,有白发三千丈的味道。
  你从遥远的地方赶来,与我在这个夏日的村庄相遇。
  你追逐失去的季节,我追踪风中霞影。
  而守在村口的老黄狗,基因变异似的学会了抽烟。
  鸡鸭们摇晃着死去的人,因为幽咽,而剧烈的咳嗽着。
  不知太阳何时叛徙,一纸红尘,落地为水,只想与秋相约。
  螳螂用鸟的语言跟我说,小村姑啊,抱着土地酣睡吧,不要看到我的白骨随日头远去……
  
  立秋
  坐在夏秋的渡口,
  望穿秋水般的守望着一次重逢。
  一双素手撑起乌篷船走过雀儿化身的拱桥。
  心事如睡莲一样悄悄的从银河的水底泛起。
  葡萄藤挂在屋檐下,诉说着年年不变的深情。
  旧时的隔岸箫声从桃花的渡口传来,依附在葡萄藤上。
  我的灵魂,在那一刻,滞留在了你胸前苍凉的叹息里。
  我问落叶,你为什么不挽留那一声雁鸣呢?
  落叶不语。只是忧伤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幽幽的说,我会等那一声雁鸣归来,在我绿意盛开的地方。
  我问那拍着翅膀远去的影子,你为什么远赴他乡。
  那翅膀匿在风中,只托秋风捎来声声揪心的婉唱。
  忘记落叶,忘记雁鸣。
  再次葡萄藤下驻足。凝眸。
  我看到一座雀桥扭着腰去了天际。
  蝉鸣绞痛的唱着离别曲。
  有个声音中断了蝉的情歌,说,小村姑,捂起耳朵,不要听到了很快又消失的,那一次神话……
  
  处暑
  夏躲藏了起来。也许是去收集它的回忆了。
  一缕秋风浣洗的炊烟从母亲挽起的发丝,延伸到三千丈的月光里。
  星星挂在屋檐下,风声失韵,婴儿的啼哭成为琵琶吟。
  父亲用扁担挑起摇篮把我高高举起,
  那么,在这悄悄贫瘠的土地上,谁可以许我一世轻狂呢?
  我的无畏啼哭,踯躅着院落里的秋千架。
  大雁声声悲鸣,怀念着逝去的风景。
  雷声唤不醒似的休眠着。
  从水中捞起月光,轻轻碰撞着屋檐下的风铃。
  隔了几个世纪,我依然看到母亲缭绕的烟火缶击着我的硕硕风骨。
  只是,庭前的飞雁传书,再不能如斜阳一样,照进我的眼眸深处。
  南山菊说,小村姑,让我轻吻你眸中的露珠。冷月是无声,君去是不归。但是残阳是我赋予你的盈盈诗篇。踏着秋风,飘渺而歌;迎着浮光,一醉而笑……
  
  白露
  月迷津渡,露凝而白。
  一棵棵梧桐树上的清霜,潮湿着婆娑月影。
  老屋里传出的破碎风铃声,把秋月往苍凉的地方放逐。
  却有位伊人,悄悄的躲在镜子里跳着月下舞。
  当我把这一面镜子扔进河中,那河中的幽咽,在月下续写着一个渐远伊人的故事。
  于是,从暮色苍茫,到黎明拂晓,
  一把千年前的冰冷青铜锤子,踩着云袖而来,
  沉默的锤在我的心口上。
  那沉默的声音,背着我流血的心,朝着逆光的方向走去。
  在逆光的岔口,我的耳目逼近失聪。
  风行于凉夜。
  清晨说走便走,夜晚说来就来。
  假如我是那晨钟暮鼓的小沙弥,我是不是会迷失在这冷寂的时光里?
  可是,那在水一方的浣纱佳人,回眸莞尔一笑:小村姑啊小村姑,你只是小村姑,假如你是那敲钟的小沙弥,那钟声,岂不是要为我送行?
  
  秋分
  满地的银辉,把我镶嵌入生命的缝隙里。
  落叶在秋风里起舞弄清影。
  在飘过我的眼眸的残阳下,一地斑驳的碎影中,
  我分明看到一个赤脚隐士打马走过我的村口。
  又迅疾的随着雁鸣凭空消失。
  你,在黄昏里,离开了我的梦。
  在这个藏不住往事的秋天,
  在人面桃花的月光拥抱庭院里的落叶时,
  我成为一个荒凉的孩子。
  可是,一只蜗牛却载着我沧桑的面庞走入清照我影的流水旁。
  杨柳依然依依,水中蔓草勾住月光的细腰,
  一直,一直延伸到秋风吹过的,断壁残垣的故事里。
  一个落魄的书生在我面前弹响前生的瑶琴,我一副隔岸观火的姿态。
  他始终等不到一把旧纸伞经过。
  他的身影荡漾在水中,与月光纠缠。
  他说,小村姑啊,我能枕着流水入梦吗?我能忘记时光吗?在这秋风不尽,秋月荒凉的天空下,在这流水照见我影的地方……
  
  寒露
  即将失去的季节,挂在庭前檐下,将孤独的风铃摇响。
  秋风收割的残阳,通往红叶盛开的桑梓小径。
  汩汩流淌的泪水里,是我不曾浸湿的乡音。
  早已追逐不上的北雁,赐我三千里的白露,三千里的寒凉。
  父亲手中的烟,昂起高傲的头,像我一样,一路漂泊。
  从故乡的东头儿,到故乡的西头儿。
  母亲送来一壶故乡的酒,醉我在寒露铺满的月光里。
  而母亲的眼眸深处,是我耳朵听不到,眼睛看不到的蹒跚故乡。
  露水已寒。
  以眼泪焚烧沉甸甸的秋实,火光的坚决让我心悸。
  忘却遗落在村口的关于一壶酒一支烟的记忆。
  眼泪在月影升起的佛龛里安息。
  鸿雁隐匿西风。
  蛙声于沉睡前,拂去我的眼泪:小村姑,你的眼泪从月空坠落,是揪心的颜色,墙角的狗尾巴草,是你永远不会失去的季节啊……
  
  霜降
  站在月光下的坦荡的大地上,所有的颜色,都不再倾城。
  老屋前的藤蔓残绕着一个白露为霜晚的相思梦。
  梦缠指尖。
  而指尖的记忆是我的影子故乡。
  我的故乡,在凄风里,归隐于阳光下的落叶。
  阳光早已变得无力。
  在母亲沉重的炊烟里,在父亲一锄一锄的背影里,
  迟暮的人们一年一年的被埋葬在衰老的苍白之中。
  隐于窸窣,深于寂寂。
  真的可以忘却百年前,千年后的白骨吗?
  我无法以金戈铁马似的言语告诉你。
  当我的发丝如月光一样时,露已成霜。
  当山外斜阳感到疼痛时,当望乡台上,骨架呜咽时,露已成霜。
  当秋风烟尘,撕开带茧的热情,我的心,已成霜。
  一棵如我的心一样白发苍苍的树,抚着我的心,呢喃着,小村姑,檐前秋风尽,明月已无心,你不能再如我的根一样,断裂着沧桑,交错着老去,来,站在我的肩头,去寻找你的翅膀吧……
  
  立冬
  这又一个季节的初始,你早已随着繁华消失在庄稼地里。
  走到冬季的门口,我已是一位鞋子早已走破的光着脚的,落魄隐士。
  靠在月光的怀里,听星星的絮语把我安慰。
  天空裂痕斑驳,不知道是谁将绝色的绿意嗜杀于荒野。
  那只从烟囱上跳下来的猫,蜷缩着身体,寂静的睡在我的身边。
  它告诉我,在它的梦中,一只老鼠,一群老鼠跪在它的面前忏悔着。
  寂寞的黄鼠狼也和鸡妹妹拜了堂。
  猫头鹰收起翅膀,收起敏锐,守着一弯黑月亮。
  它认为,也许它直立起来,它就是一个鸟人了。
  这一切都在一个季节的幻象里,以欺骗的形式发生着。
  睁开眼,天空依然,只是冷冷的瑟缩着。
  明月依然,只是冷冷的瑟缩着。
  我依然,只是冷冷的瑟缩着。
  一片最后的落叶飘在我的掌心,他说,小村姑啊,我抱不住你的笑意,驱不走你的疲惫,可是啊,我可以覆盖你掌心的冷寂,悄然飘来,再无声飘去……
 
  小雪
  老了,瘦了,曾经那些挺立天空里的枝桠。
  繁华落尽,霜叶满地,鼾声漾满麦田。
  没有任何的约定,北风羽化成殇。
  第一场雪慌乱失措的从远古的寒武纪飘扬而来,
  铺满看到的,看不到的地方,铺满梦里梦外的地方,铺满黑白不分的地方。
  这个世界,终于干净了。
  飘雪了,是城市的悲哀,是乡村的喜悦。城市冻死了。乡村沉睡了。
  飘雪了,是麻雀的悲哀,是青蛙的喜悦。青蛙开始思考。麻雀没有了家。它望着沉睡在灰色天空下的麦田,沉默不语。
  雪,继续飘洒,季节继续向前不分日夜的流淌。
  可是,一种传说中的疼痛开始在眼眸中流浪。
  泪落入寒冷,在雪中凋零憔悴。
  我双手合十,跪在奶奶请回家的佛像前,祈求他的真身给我以真相。
  佛说,小村姑,雪匿藏铅华,寒冷却亘古轮回,这世上本没有真相,所有你看到的,忘记的,得到的,失去的,都是你躲不开的结局……
  
  大雪
  飞雪敲窗,西风成瀑。
  漫天的雪花儿仿若一只只成群结队的白玉蝶搧动着翅膀,拼命的想要找寻到依靠。
  门前的河流在这漂浮的寒冷中死去。
  古井边的落魄书生,他的寂寞冻死了稻草人亲手写给他的诗句。
  一个素缟红妆的婀娜女子,被埋入潮湿腐朽的土地里。
  她的灵魂,总也逃不出那片总传出悲啼的青冢。
  母亲望着漫天的大雪神思飘渺,默然无语。
  寒号鸟也失去了声音。
  只剩下飞雪的声音,一声紧似一声的踩过我的心头。
  清角吹寒的夜里,唐诗宋词撇下百家姓里的月光,叩响一片洁白的旧柴扉。
  游弋着逼人寒气的老屋里,是煮酒桑麻的日子。
  不敢醉卧在白色玉碟翩翩飞舞的身影里,怕一睡去,就错过了跌宕的倾城绿意。
  跟着太阳神飞奔的马儿,停在我的隐痛里,它以最初的声音嘶鸣着:小村姑,抓起我的缰绳,我带你去寻找最后的月光,最初的绿意……
  
  冬至
  把想念还给冬天吧,把悲伤还给寒冷吧。把身世还给传说吧。
  阳光下的世俗从来都是红尘儿女躲不开的诅咒。
  曾经飞渡彼岸的日子在缄默的麦田里渐渐失明。
  寒冷苍凉的昼夜里,是看不见归途的一个归人为哭泣的月光讲述的,消瘦的传说。
  铺就在乡土里的宣纸上的,是一对老翁老妪在西风中渐渐老去的影子。
  凝视着沧海桑田的老屋,我奔跑在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里。
  拽着寂寞的尾巴,逃亡。却终是无法拯救太阳的魂魄。
  回首,我逃亡的足迹在寒冷里洇出哀婉的绯红。
  我想天问。
  可是,问,这个字的,它的意思是一个人在门里困惑着。
  于是,任凭,我怎么逃亡,都讨逃不到我远古的村庄。
  无论,我怎么逃亡,都是在那片躲不开的寒冷记忆里。
  在石头边,在沧海里,或者在火海里。
  戏台上的亘古不老的青衣,走下台来,抚着我苍老的心说,小村姑啊,太阳已经病入膏肓,别像你的祖先一样背井离乡。那天生的贫瘠,纵使你逃亡,也紧紧的跟随着你,守望着你的麦田吧。那麦田上婉约的笑意,会在你的季节里,源远流长……
  
  小寒
  柴扉,老屋,老翁,老妪,炊烟,在轮回里相携。
  千百年的生命被冰冻在尘土里。
  借酒取暖的农夫,凭窗醉卧。轻微的喘息声掩埋了被寒冷漂白的童年。
  圈养在羊圈中的无人能懂的童话,在古道风尘,瓦上风霜里穿梭着。
  却被老翁的胡茬半路劫持。
  所有的秘密,都被冻死。
  院中的梧桐树弯下腰,接受着不可告人的催眠。
  老屋低着头,装作视而不见。
  而老去的院子始终肩挑着坚硬。
  我踩着父亲的脚印,在如夜一样的黑夜里,借十丈寒冷沉思着大雪飘忽而过的后遗症。
  却泪飘经文木鱼。
  坐禅的梧桐树在鸡不鸣狗不叫的孤独里修炼着。
  它不动声色的给我以箴语:小村姑,昨天,比明天更遥远,何必执着于听到的看到的。而我日日吟诵的经文,梵唱都是寒。那迷途的归人啊,终会在永生的寒冷里,以不死的心,沉睡,又复活……
  
  大寒
  总是冷到了一种极致了。
  脚下的土地都封冻了思想,那么谁还敢在天空下张扬心事?
  只能蹲下身子护住自己的心。
  在这寒冷里,老屋,真的老了,瘦了。
  太阳在门闩后,死于年华。
  我的眼里都是化解不开的雾。如墙角那含羞草的眼泪。
  冰凉的上弦月,突然从天空坠落,敲开我的门,从头到尾,做最后一次流浪。
  而我只一个恍惚,眼中升腾的雾便开始泛滥。
  把月光冻结,把相望三千丈的季节冷却。
  所有的寒冷阴差阳错的把它制作的灾难堆积起来。
  我惊惧,沿着一只倦鸟临摹过的痕迹,不知季节该以如何的形式复活。
  陈旧的村庄抚摩我灰色的脸庞,匍匐着厚重的土地,以一本正经的余音,告诉我:小村姑,最柔软的月光,总以最脆弱登场。把你的灵魂根植于这片暗藏肥沃的土地,一切在寒冷中失去的,都会在桃花盛开时烙印上你的颜色,还给你……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