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思乡的色彩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39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世界,终究是被色彩控制着的。抛开色彩斑斓的大自然不说,形形色色的人,人与人之间的种种关系,由喜怒哀乐控制着的人的情感,无一不可以用一种色彩来描绘。
  
  色彩是魔幻的,色彩任由人的掌控,却又掌控于人。同一个人,在清晨,躺在床上,睁开睡眼,慵懒地打个呵欠,是一种色彩;吃过早饭,梳洗完毕,精神抖擞地去上班,又是一种色彩;晚上,蓬松开白日溜光的头发,身着宽松睡衣,斜倚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看喜剧是一种色彩,台灯下深埋入日本书籍《清贫思想》中,嗅着它淡雅的清香品味,把读,又是一种色彩,而通过紫花窗帘,遥望夜空,在星光的斑斓中沉浮,摇曳,又是一种别样的色彩。
  
  思乡的色彩,当是最后一种。该是以绿为底色,随着夜幕的拉开而渐入深重的一种色彩。起初的时候,只是淡淡的一抹,在傍晚的灰色中时隐时现。
  
  傍晚以灰冷色调为主,却可以因不同的人与情,延展开许多的色彩走向。比如说,一家团聚的时候,灰冷的色调就迅疾被火红替代,欢笑的声音让夜仿佛合不上眼;一盏橘红色的灯打开了,等待和守候的味道便赶了来,灰冷的色调便和烟熏黄色相容,温馨的让人依恋;对爱人的思恋会使灰色旋转成雪白,且顷刻间成为花瓣,一瓣一瓣,在重重的夜里跳舞,艳丽的色彩便接踵过来,一抹,一团,一片,直至把夜空涂抹地绚烂,却又顿失了光影,白色的花瓣付水东流。
  
  思乡的色彩不同于上述。在夜色凄清里,三间红砖青瓦的小平房就出现了。不,没有色彩,只有夸张的轮廓,像是画家随意勾勒出的几个简单线条。两道粗重的横线,上面的一道是房顶,下面的一道是露于地面的水泥地基,看不出房顶上母亲码放齐整的玉米,更看不出我小时候在墙上的红砖上用刀子刻的小人,其余几道浅些的线条,意识流似的,似有似无,它们是母亲用玉米秸夹起的栅栏和用于固定栅栏的活着的小毛桃树,小毛桃树上零星的花苞,菜园子里的豆荚秧,茄子秧,萎缩了的土豆秧……没有色彩,全是凝重的一片。星光闪烁的时候,这凝重的色彩开始淡化,淡化,成为墨绿,深邃,遥远。
  
  轮廓在淡化的色彩中清晰了起来。那个活色生香的红砖青瓦房便活脱脱在我眼前了!我,成了被时光压缩的小人,迈着急促的步子,在这个农家小院进进出出。进出了几十下,我的个子便长高了,不再背母亲手工做的书包,不再梳两个伸向天空的羊角辫,不再撒丫子躲避暴跳如雷的父亲;又进出了几十下,我的脚步沉稳了,我的面部沉静了,却总是浮现出迷惘和困惑;再后来,我踏入这所小院时,总是轻手轻脚,似在回味,又似在沉醉,面对这里面的一草一木,总有着一种亲切感,仿佛那是一个亲爱的人的表情,总想把它们深藏在心底。可是,那时候,我的这张脸,写意的却是沧桑。
  
  进进出出几个几十下,我便由一个懵懂的少年变成了现在的我,可是我的父母呢?
  
  父母老了。年老的父母是一种色彩,是一种思乡的主色彩。是一团浓重的墨绿色。这墨绿色使得红砖青瓦房的轮廓再次模糊,直至成为浓重的一团,像是堵塞在胸中的痰,让我呼吸急促。
  
  人,无论健康与否,一旦步入老年,便拥有了相同的命运走向。起初的时候,我总是回避这个话题。我总是期待着一个关于长生不老的神话,这神话发生在所有我爱的人身上。而我呢,却总是一个在父母的庇护下永远幸福的孩子。是时间和生活教会了我勇敢面对。一次次地,我目睹着我身边的人失去父母,他们中很多人本来活得好好的,一夜的功夫,甚至几分钟的功夫,就成了黄泉路上的人。还有很多人,经历着长达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病痛折磨。他们的身体,精神,在反复的苦痛中挣扎,以一种最残酷的方式,和这个世界诀别。我目睹了那么多终日以泪洗面的儿女,这才勇敢地意识到,自己父母的年迈。
  
  呼吸又沉重了起来。思乡的夜,仿佛被撕扯了开来,整片整团地堵在我的胸腔,墨绿色,席卷了我的全身,我眼神昏暗,我皮肤隐晦,我五腹六脏翻滚,世界,生活的轻松与美,它们此刻在哪里?在哪里呢?
  
  母亲的哮喘病总是不好。我为此神经了。每次打给母亲电话,我都故意停顿一会,听听电话那头母亲的呼吸是否匀净。病重的父亲听力每况愈下,母亲说话必须大声喊,加之照顾的辛劳,母亲的咳嗽怎么能痊愈?周末,我和爱人照顾了父亲两天,母亲打了点滴,休息了一整晚,却在第二天早晨早早起来做饭。返城时,我揣了满满一肚子惦念。整夜难眠。第二天一大早又请假,买了药物、水果坐车返家,母亲呼吸依旧伴有杂音。上次回家,母亲的哮喘病好了许多,可夜里偶尔还会咳嗽。不知吃了我新买的药后,母亲的病是否彻底好了。
  
  那次我为母亲的咳嗽着急,母亲随口说了一句沮丧的话让我恐惧不已。她说,我早晚会走这条路。她是把自己和死去的大舅、二舅联系到一起了。大舅和二舅都是因肺心病要了命。大舅走时才六十多岁。二舅也是重感冒久治不愈离开的。当时我吓坏了,不住地让母亲纠正她说过的那句话,眼里浸满了泪水。
  
  母亲除了患有慢性气管炎,血压还高。每天需要用降压药控制,每隔半个月左右,我都为她测量一次血压。在用药以前,母亲曾经发生过很可怕的一幕。感觉头晕恶心时自己去找医生,不想迷糊得天旋地转,晕倒在地,被隔壁的大叔发现,让他侄子打了手机叫了医生,妈妈的身体才转危为安。母亲的血压总是控制着我的心情。半年前,母亲长期服用的降压药曾经失效,药片数量增加了,可血压仍然在一百七左右。我平静的日子一下被划破了。不断地跟医生打电话,换了新的降压药,又不断地回家测量母亲的血压。那时,我的血压仿佛也高升不止,我的心一刻也不得安宁。脑海里浮现着种种因高血压而突发的疾病,心情总是会陷入一种和锅底一样黑的深渊。还好,新的降压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母亲的血压终于又乖乖地顺从了她的躯体,再也不构成对我的恐吓和威胁了。
  
  其实,即便母亲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母亲也是为我深深牵挂的。母亲已经65岁了,身体的各个器官毕竟趋于老化了,日夜照顾病中的父亲,还要侍候着责任田里的庄稼以及前后院的两个小菜园,母亲是多么辛苦啊。母亲要强的性格决定,她终究是离不开土地里的劳作的。和土地亲近,和庄稼接触,是母亲调味单调辛苦生活的唯一方式。前后那两个菜园,被母亲收拾地井井有条,且在菜畦的边缘,种了不少叫“死不了”的小花。这种小花随意地蔓延着,铺张开不小的声势,占据了过往的小路,母亲走过时,鞋子常常踩在那些盛开的红色小花上。这种感受和经历,在母亲的生活中,该是一种最大的迷醉和奢侈了吧。
  
  夜色深沉,思乡的波澜一次次地侵袭着我。好似海浪,一波下去,一波又上来。我的心如同被海浪润湿的海岸。当海浪退去的时候,面对着它消失的方向,默默地低吟着,期待着,又痛苦着。冥冥之中绿色的基调被反复地调试,清淡的时候,如风和日丽;凝重的时候,如深黛压身。
  
  思乡的色彩,伴随着人的命运,与生俱来,会被每个人所经历;人,在这样的经历中,才会真正体味到人生的悲凉意味。想来人生何尝又不是一坛味涩的老酒,唯有品味过后,才知道悲喜交融、失得俱在的味道,才懂得拥有的珍贵和当下一刻的美好。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