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又逢夏至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0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老家有句话——夏至吃桃子,那么去哪里吃桃子呢?老家的习俗是每年夏至,孩子当去舅舅家住着,然后在舅舅家吃桃子,避暑,甚至说有驱邪的意义。时年迅疾,转眼我已经在外头混了好多年了,老家的习俗,也有好多年没有再继承。
  前些日子,天色氤氲,细雨迷离,才忽然想到,这已然又是江南特有的梅雨季节。
  又是梅雨季节了,祭奠了端午,又该是夏至了。
  某年夏至,大学里的荷花正葱茏的诱人,接天莲叶,亭亭玉枝。我把她唤到荷花池畔,细语问她:“做我女朋友,好吗?”
  她“啊”地惊了声,圆圆的眼睛凝视着我,一时被满天的斜阳淹没,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说:“每逢夏夜,咱俩可以牵着手,闲来在荷花池畔散步,仰望头顶的星辰,那该多好。”
  几双归鸟飘过她身前的云空,她不再看我,她望向了遥远的青峰,黄昏的游人三三两两,不远处,却传来恋人们欢乐的笑声。
  第二年夏至未至,我偶然路过越城的香炉峰,黄昏时,歇息在野塘的一座石亭子里。
  浓浓的柳枝间,雀鸟飞渡,漠漠的山野里,烟雨迷蒙,到底是大禹的埋身之地,且是挑了最蕴江南情愁的黄梅日,我也深深留恋此处的景象。
  不想,却遇见了那人。
  那一晚,如何的赤子纯心,如何的情意婉转,都已不必再说,哪怕是越秀桥底的流波、再静谧柔情,哪怕是护城河岸的黄花、再星辰灿烂,都已不能回去,当时沉醉地有多深,往后的决绝也该有多刻骨铭心。
  只是记得,在最愁绪的年纪里,逢见了最得意的人。
  有时候梦回当初,惊人是我竟都不再梦见那人,只是回忆深处,始终晃晃悠悠着某个场景,那个黄昏初见,濛濛雨雾的野塘,山河水墨里,剩下了一座空空的石亭,像是水里的景象,一颗不经意的小石子,都容易让所有都化的不真切,梦似的不知真实。
  又是一年夏至,绍城陡然暴雨,连绵数日夜的雨,让大水涨满了大江小河,若是屋在第一楼的人家,让你大半夜起床,或许会惊讶地发现,屋里头正流着一条潺潺的小溪。
  这年夏至未至,家里头养的黄狗,竟然难产而死,那条狗活着的最后几日,总站在暴雨里,不肯回家,他湿透了浑身,都不肯移动半步,眼神总是呆呆地看着我,呆呆的,雨连续落了数日数夜,某个醒来的凌晨,我出门,看见了黄狗僵硬冰冷的尸体,雨停了。
  黄狗死了,我也曾经的恋人也散了,我特特选择了夏至前后的端午节,在凌晨那人尚在沉睡时,收拾了我的包裹,静静地去了。
  我还记得,当我回首那座村庄,柔静的朝霞,布了东方的一隅,坡塘江里依稀有渔人在渡船撒网,仿佛是睡了一场大梦,醒过来时,留我独独地站着,久久地沉湎在梦境,竟一时认为生不过梦境之美丽。
  时光流着,人渐渐大了,夏至渡了一场又一场,记得高中的地理老师曾经说过,夏至,就是太阳直射北回归线的时候,那个时间,北回归线以北的事物,影子是最接近于九十度的。
  我离开大学的那一年,太阳恰好又直射在了北回归线,黄梅雨季也终于结束。
  醉也糊里糊涂地醉了几回,到了而今,不必饮酒,单是自己想着想着,都会渐渐沉醉,恍若是梦,走了东南西北走了几遭,到了而今,不必目的,单是乘着火车,随意火车开到哪儿,都觉得好,平生如此任意。真害怕,潇洒若不趁着青春年纪,到将来,被些世名浊利束缚,被些人情事物耽搁,那可真正是妨碍了一辈子的得意人生!总不能够,等大半截身子都已经埋进了黄土,再求人抬着,去游览祖国大好河山,再去老来风流、拈花惹草盎然笑。
  凡得意事,都得趁着年轻。感情用事,痴情沉迷,浮浮沉沉的人世颠簸,天不拘、地不羁的豪气人生,若是不放纵任性地把握一回,那活着,也实在是味同嚼蜡,用行尸走肉来形容也不为过。
  夏至将至,我亦将开始新一段的人世岁月,从前已经过去,将来还未到来,无论过去还是将来,都如此情真意切地活过,也不枉天地造物的神奇恩德了。
  
  2013-6-15,南山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