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童年记忆之三:难忘的童年游戏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1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我小学五年级毕业那年,“文化大革命”结束,所以说,我的小学学习都是在“革命”中度过的。书没读过多少,听贫下中农的报告、为生产队劳动、写大字报等“革命”活动却没少参加。乏味的学校生活让我们对学习产生不了多大的兴趣,于是就在盼望中等待假期的到来。
  
  暑假里,我们最自由。小伙伴们可以提着箩筐到田间去割猪草,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借割草的名义去河边游泳。有时玩累了,也去生产队的果园里偷果子吃,有的果子还是青涩的,没成熟,我们可不管,也偷。偷来能啃上一点都行,这可没少让看守果园的老爷爷生气。等吃的有些饱意了,就挽着筐子回家。有几次,看果园的爷爷实在生气得不行,就告知了我们的父母,我们哪里肯承认,都说老爷爷一定是看错了人,绝对不是我们干的,真是“贼无赃,硬如钢”啊!整天的日子就在这样无拘无束的玩耍中一天天地度过了!
  
  吃过晚饭,天刚擦黑的时候,伙伴们就会集中到生产队堆放饲草的场院里,先是按各自住家的远近分成派系互相推搡着玩,人在草垛上被推下,在草窝里跌倒、翻滚、爬起;然后又冲向草垛,又被推下,又在草窝里跌倒、翻滚、爬起,然后又冲向草垛……输赢似乎永远都不重要,只要有笑声就可以。
  
  到了夜深一些的时候,会有人提议推搡的游戏结束,该玩捉迷藏了。原先分好的派系又自动成了对手,一队先藏,由另一队寻找,直到将藏好的人全部找出来,调换找方和藏方,进入下一轮的藏匿和寻找。为了藏得隐蔽不让对方发现,大家真是想尽了办法:在草垛底下打洞往里钻的;把衣服脱下来放在一边,而在另一边趴在草底下的;有迅速爬上场院边的大树上,把自己隐藏在茂密的枝叶里的……大家对此乐不思归,直到听远远的有大人喊哪个孩子的名字,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在说笑声中回家。
  
  最有意思的是,有次我们几个大点的孩子商量好要戏耍一下一位比较憨态、老实的伙伴,轮到他们藏匿时,我们在找出了其他小伙伴之后,明知他的藏处,却没再找他,大家悄悄地回家了。到了后半夜,忽听大门外有人喊,是那个伙伴的父亲,说自己的孩子到现在还没回家呢,来问我到哪去了。我赶紧和他去场院里找,等我领着他找到那家伙时,那憨货正在草窝里呼呼大睡呢!
  
  快乐的暑假生活很快就过去了,于是我们又在等待中盼望着寒假的到来。
  
  到了放寒假的时候,寒冷似乎就成了最大的困难。早上起得迟,起来从黄河里抬上两趟水就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了。吃过午饭,我们就集中到没有树的地里打“毛蛋”。地是翻晒过的,表面很干燥,虽有些土坷垃坑洼不平,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人能跑起来就行。
  
  “毛蛋”的打法跟垒球很相似,只是球用废毛线缠绕成圆球后在外边用布缝严实的,击打的时候也不用棒子,而是用手。打“毛蛋”时,大家都不愿意攻垒,因为攻垒除投手外其他人活动少,冷风从单薄的裤管和袖管里直钻,让人受不了;守垒时可以跑起来,就不觉得那么冷了。每打出一个好球,小伙伴们仿佛受到了鼓舞似的,就唏溜一阵已经流出的清鼻涕,或者用袖口赶紧擦几下,准备再打出一个好球。
  
  打“毛蛋”让我们觉得天气没那么寒冷,日子也没那么难过。相反,那块地里被我们跑出了一个清晰的四方形,只是我们脚上的大拇指往往从千层底布鞋的前面探出了头,为此,我们没少挨家长的骂。不过,骂归骂,我们的游戏却从来没停过。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