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走进戈壁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1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鹅卵石

  走进戈壁,就是走进了鹅卵石的社会,各种各样,各种性格,都穿着各色衣服,静静躺在戈壁滩上。

  住在滩南的是贵族区,住在滩北的是贫民区,贫民区的从不去贵族区串门,怕被贵族区的嗤笑。贵族区的时常去贫民区串门,以展示它的华丽。

  我先踏入的是贵族区,顿时,被这些经过溪水冲洗太阳爆晒的鹅卵石所吸引,它们静静躺在那里,似一位位富贵丰腴的睡美人,在舒适的锦榻里,等待王子来欣赏。我就是一位王子,来自万里之外,来自一个东方的国度,国度里有很多美女,但,不是我不欣赏她,就是她不欣赏我。掌握天文的巫师告诉我,你去西部吧,那里有你最喜欢,最欣赏的睡美人于是,我赶了三十匹马,过了三十道河,翻了三十座山,走了三十天,来到了巫师介绍的地点,戈壁滩。

  我捡起一颗红色的睡美人,仔细欣赏它。在阳光的映射下,似红酒在玻璃杯里跳舞,似握在手里的玫瑰。我似乎感觉到了,它在发出浓浓的香味。难道说,它也会像香妃一样,身体会自然的发出体香?我想把它贴近胸膛,去感受它的温度,去听它被我握在手心的心跳,是情人约会柳下的那种心跳。一阵风吹来,香味随风吹走了。忽然,我看着它的肤色似血,殷红的血,我怕极了,我最惧怕血,在家里,我鸡都不敢杀,娘用手指着我的脑门,说我成不了大气候。我的手哆嗦了,心顿时恐惧起来,赶忙丢下红色的睡美人。

  在我的脚下,一个非常漂亮穿着绿色衣服的睡美人,在引诱我的思想。这块不大,体态圆圆的,体肤非常光滑,拿在手里抚摸,似锦缎一样的光滑。我立刻想到了阿尔卑斯奶糖,也许把它含在嘴里会似奶糖一样绵润。它绿绿的肤色,似翡翠。又似春天刚发芽的草。我在的那个国度很少看到草,到处是灰尘,如战场上的硝烟,我惧怕战争,和平多好啊,和平年代,能静静的去看这绿绿的草,红红的花,还能在碧水上划着游艇。我喜欢绿色,用很多诗去写绿色,也会去批判践踏绿色的人。

  紫色的也美,我把绿色装进口袋里,随手拿起那块紫色的睡美人,宛如是一朵美丽的丁香,在雨巷里撑着小花伞,缓缓的向我走来。又像家乡的紫楝花,我时常会把丁香与紫楝花混淆。它们长的太相似了,如同孪生姐妹。可它们的命运不同,丁香住进了诗里,紫楝还依然住在树上,没人去欣赏,因为紫楝无香。

  面对这些美丽漂亮的睡美人,我准备一个个都欣赏一遍,寻找一个最美的做我的新娘。同伴过来拉我,让我去滩北。这里没有好的,看着是色彩斑斓,光滑诱人,可滩北有玉,晶莹剔透的玉,那才是真正的睡美人。好东西会在这里裸露吗。都在滩北,没有阳光照射,没有溪水冲洗,它们都像丑小鸭一样,等待你去发现。

  晚霞

  晚霞躺在马背上,静静的听汉子弹着马头琴,一缕红纱轻轻的蒙在汉子的头上,纱里的脸,褐红的,甚至透着黑,似吐鲁番葡萄的肤色,没有经过日晒,是不会有这种肤色的,汉子的脸经过了日晒,换取的是潇洒浪漫,还有过年时口袋里的钱,美酒,新衣。葡萄经过日晒,换取的是浓浓的香甜。

  望着晚霞,缓缓的变幻着,犹如一幅油画,灰连接红,红连接蓝,时而还镀上了金边。我不懂油画,更不会欣赏油画的美,在我的影像里,晚霞就如火,一团来自远古的火,从燧人氏开始燃烧,它点燃了周幽王的烽火台,点燃了大秦的阿房宫,点燃了赤壁。一路燃烧,把大清的圆明园,香山全部点燃。然后又跑了林则徐手里。火烧过鸦片,烧过大兴安岭后,累了,停止了脚步。靠在祝融的怀里睡着了,昨天,不知谁惊动了它,一下把一百多个灵魂,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我咒骂祝融,为什么不看好它,让它来夺取我同胞的生命,祝融摊摊手,作出一付无奈可怜无辜的表情。我骂火,你为什么不做好天使,为什么要做恶魔。火也做出无奈可怜无辜的表情。我看着它们的表情无力了,下面我该骂谁呢。难道我去骂诗人画家赞美的晚霞吗。

  晚霞是美的,那种朦胧的美,宛如一位害羞的怀春少女,脸上泛着桃花,在桃花的枝下。多情的汉子为她弹奏着马头琴。我在琴韵里歌唱,放开嗓子歌唱,似狼一样冲天歌唱,在我的嗓音里寻不到百灵鸟的清脆,更寻不到流水的声音。我的声音冲淡了晚霞,晚霞便披上一层白纱,消失在山的那边,我望着逝去的晚霞,痛苦,后悔不该唱歌,我不唱歌她不会消失,我的丁香花也是如此,我不写诗,她依然在雨中款款向我走来,丁香的消失,我憎恨诗,更憎恨诗人,为什么要去赞美她,在光环与鲜花的笼罩下,使她忘记了自我,使她变的傲慢,使她逝去了雨中的清纯。现在想起来,我开始喜欢紫楝,喜欢她的清纯,也许她永远不会变质。因为没人赞美,没蜂蝶的诱惑。

  梭梭

  梭梭静静的注视着四季的变换,它也随四季变换而变换。它并不为我的到来而快乐,更不为我的离开而哭泣。我挥挥手,也没给它带来一朵云彩。对梭梭甚至一个招呼都没打过,我曾为睡美人而片刻痴迷,为晚霞的美丽而歌唱。梭梭就在我身边,静静的站着。它的发芽,开花,结果,没人去关注。梭梭就是梭梭,没有桃花的妖艳,没有牡丹的尊贵,没有百合的温馨,没有玫瑰的火热。它在沙漠里,戈壁上默默的守护着大自然,不急,不燥。

  朋友问我,知道肉苁蓉吗?我点点头,他又说,你知道肉苁蓉是从那里来的吗?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的不知道,就用好奇的目光注视着朋友。肉苁蓉就是在梭梭的根部挖出来的,它常年寄生在梭梭的根部。我顿时惊呆,原来很名贵的药物来自梭梭的根部,原来梭梭不仅仅是固守沙漠不被流失。我没来得及听完朋友的讲解,跑到一棵梭梭前,重新对它审视。我恨自己有眼无珠见识短。此刻,我真想钻到梭梭的根部,去探视肉苁蓉,看它在梭梭的根部怎么生长。难道越名贵的东西越寄生在别人篱下吗?在别人篱下,吸取别人的精华,壮实自己的名誉与地位。我想起了寄生在蝙蝠体下的冬虫夏草,寄生在蛤蜊里的珍珠。这些名贵的东西,为什么要寄生呢,没有自我的世界很好玩吗?也许我是狂想,我的想法是多余的,就像一个多事的小女人,别人爱咋地咋地,碍我什么事啊。林子之大,什么鸟都有。不足为奇。可是我担心,要是梭梭,蝙蝠,蛤蜊死了呢,难道要与他们一起死吗?成为他们的殉葬品吗?

  梭梭依然是梭梭,它不会因肉苁蓉的名贵而得到光环。梭梭的贫贱的命运,依然会在沙漠里与寂寞为伴,依然会成为牧民的燃烧物,听说用梭梭烤的牛羊肉味道非常美。甚至有的商家故意打出梭梭烤肉的牌子。鬼知道真是梭梭烤的,更不知道是老鼠肉还是死猫肉。这一切只有商家知道,梭梭也知道。

  长寿的梭梭依然在风沙里伫立着,牛羊依然把它当作美食,肉苁蓉依然吸食它的精华,牧民依然燃烧它,幼小的梭梭要长大。需要几十年,几十年里,面对着各种灾难。我真想替梭梭大哭一番,还想替梭梭上访,我从地方,告到中央,我知道没人去理会我这个疯子。要不我就写诗,我不赞美玫瑰,牡丹,百合,我就赞美梭梭。诗里梭梭的美丽的黄花会绽放。黄代表尊贵,古代帝王都喜欢黄色。梭梭开的也是黄花。但与古代帝王八杆子打不着。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