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绍兴的水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3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莫说是绍兴一市的水,新昌的水太沉静,沉静地寒彻你的骨骼,诸暨的水太灵动,灵动地销了你的魂魄,上虞的水我不懂,我只知道那儿的雨太缠绵,缠绵地人不敢说话,单单说绍兴城的水,我都怕,悠悠地,悠悠地,水流着,流着流着说不定就流进了你的生命里。
  
  你也莫倚在风则江的廊桥上出神,那一江春水是无心的,你只是茫然地倚靠着,说是欣赏这儿的烟柳风景,说是喜欢这儿的古朴宁静,可是,万一你一低头,春水脉脉,真怕你见到他的泪水,清清淡淡,自风则江的哪儿流下来,兴许是在那处石桥的渡头,一滴水,一滴泪的掉进了江里,他是伤心了,你却不经意看见了,他是不是美人,你不知道,你只知道他的泪水此刻已经淹没了你的眼眶,你为他伤心做啥?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是常常倚靠在风则江的廊桥上,哭泣的,只是我不敢带着泪水,怕伤了他的心扉,斜阳知道,只是默默照着我倚过的地方,看他是否也会来到,来这儿坐着凭吊。
  
  你莫去绍兴城北的那座古老的城墙上,那儿的黄莺鸟最多嘴,立在杨柳枝上,依依袅袅地说个不停,那儿的杨柳也真是,太温柔,温柔地不像个女人,倒像是水,陪着那条环城大河,大河泱泱,杨柳纤纤,大河是英雄的男儿,杨柳是爱着男儿的痴心。他两在一起,英雄不再是英雄,变得温柔宽厚,痴心也不再是女子,是融化进英雄身体里的血液,偶尔呻吟个几字,慵懒地连午后春阳都落败。我常常在那儿坐着,坐着看那座古老的城墙,我常常以为当年登楼的王粲就是在这里,涕泪横飞,他想故土,他想家,他想一个人,我也如此,我想那个英雄,我就以为我也是只会流泪的诗人,我就是杨柳,我就融化进那江说要温柔爱我的大河。
  
  风则江是寂寞的伤心地,城北的大河也是温柔的伤心地,我不知道你去过绍兴城南吗?那儿有座村庄,叫做水墨兰庭,我去过,只是最后我没有回来。
  
  我在一个初春的清晨,离开了南山,我走进了田野,我走进了山林,我走进了他的生命。千年前王羲之兴怀,在兰亭说生死前后,我都觉太渺茫,就像三生石上的两男子,当初的老和尚,如今的小牧童,谁还认识谁呢?很明显,永和塔还在,王羲之已经消逝在人间了,我去等过他很多年,他都没有再回来看我,我只是一个人站在永和塔的塔顶,眺望茫茫绍城,眺望人间,原来红尘已离我那么远!
  
  永和塔山脚下的水,围绕着水墨兰庭,苍苍茫茫,像极了有位伊人,那儿的水原来已经不再是水,那儿的水,已经成水汽氤氲,我太糊涂,生在其中,只以为是在仙境,我却再也不能够看见从前人间的那个男人了。他曾说,渴望在他死后,让鲜血浇灌永和塔,盛开出漫山遍野的血色红花,后来他回人间了,留下我还在这儿的河岸,眺望着当初他离去的方向,我知道他在绍城,我却再也不能见他,因为隔水之遥,溯洄溯游,只说是天上人间。
  
  我以为水墨兰庭的水,最悲,最苦,绍城的水寂寞至极,温柔至极,偏偏在最后,在城南的山脚下成为了冷漠的一弯迷茫烟雾,碎了多少痴心人的心,我终于不敢再去寻找绍兴的水了,只因有水的地方,都有谁的身影,陆游策马奔远,留下唐婉含恨而终,我知道唐婉是被绍兴的水浇灭了的一朵黄昏黄花,莫、莫、莫——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