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春晖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3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白驹过隙,一晃二十年。时光将我们的幼稚褪去,让我们从一个无知的孩子长成了风华正茂的少年。时光,又是一把无情的刻刀,在父母的脸上雕刻出一道道时光的印记。把一颗颗青丝化作一缕缕银丝。   

  曾经,我常常趴在窗边遥望远方,痛恨时间过得太慢。多么渴望自己能一夜之间长大,摆脱这个满是束缚的年纪。

  广场是我上学放学的必经之路,那儿每天都有一群老人放风筝。每次路过我都会抬头仰望,蔚蓝色的天空中轻描淡写的飘着几缕烟云,各式各样的风筝在蓝天下自由的飞舞。心生怜悯,它们本来可以飞的更高更远,却被这看不见的鱼线无情的束缚住;心隐隐作痛,感觉自己就是那被束缚的风筝,每天重蹈覆辙这无聊乏味的生活,还少不了父母那喋喋不休的唠叨,我的生活完全没有生气,毫无意义。偶尔飞过一群嬉戏的白鸽,自由的追逐着,飞飞停停,好不热闹。我是多么羡慕那些自由的鸽子,无拘无束。

家,对我而言一个多么冰冷、陌生的词汇。都说家是温馨的避风港,每每回到家我感觉空气都是凝固的,似乎很快就可以让人窒息,为此每天放学我总是和朋友一起沐浴着月光漫步到很晚才回家。

     如今,我背梦的行囊独自远行,耳畔清净了,再也没有了那些烦人的絮絮叨叨我终于做主自己的生活,没人再对我的所作所为指指点点。但每当我倚窗遥望时,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窗已不是曾经那扇熟悉的窗,景也不是曾经熟悉的景,生活并不像幻想的那样,没有了束缚,自己就能蓝天下自由追逐的鸽子。反倒是多了几分思恋,几分牵挂。

 

                              慈母

    二十年,挥斥方遒,我们筑造传奇,谱写新篇;二十年,金戈铁马,我们从无知到成熟。同样是二十年,一个平凡的女人,用她的青春,毕生的精力抚育一个孩子,无怨无悔的为了一个家付出。

还记得小时候,生病了,受伤了,母亲总是细心呵护,她百般焦急的样子如今依旧清晰可见。我的脑海里一直刻着这样一副画卷,那时我刚上小学。乡下交通不方便,到街上要走上一个小时的山路。

小时候身体不好,一吃冰棍、雪糕扁桃体就发炎,甚至发高烧,所以父母都不给吃的。可是,有哪个孩子不嘴馋?夏天天气热,父母不在家我就会偷偷的拿奶粉和水,放在冰箱里自己冻冰棍吃。一天半夜,发高烧了,烧得严重。爸妈立即起身用一件大衣给我披上,打一把电筒,背着就往街上诊所赶。我躺在爸爸的背上,妈妈跟在旁边很心痛,很着急。到了诊所,医生都睡了,妈妈一家一家的去敲门,求医生给我打针。

回家后,我就躺在沙发上。妈妈不停的用冰块给我敷额头,爸爸熬姜汤。第二天妈妈上街买很多菜给我做这样吃的,做那样吃的。尽管生病了没胃口,就算只吃一口,母亲也会很细心的做。

 我是一个闯过鬼门关的人,读小学时不慎从三楼摔来,昏迷的十几天里,父母没合过眼,一直守候在病床前。记得我醒来的时候,看见爸妈憔悴的脸,疲惫不堪的神情,浸满血丝的双眼,似乎老了好几十岁。现在回想起来心依然隐隐作痛。

母亲,在每个孩子心中都是最美的女人,她有世上最灿烂的笑;她有永不老去的容颜。每次回家看见妈妈戴着老花眼镜绣十字绣,艰难的穿针;逢年过节,总会有很多人用短信给妈妈发来节日的问候,她都会说:“儿子,来给妈妈看看这条短信,帮我回一下。字太小了,我看不见了。”这一针针,一字字都如刀一般的在我的心上,好痛,好痛。

是啊,母亲老了,我们长大了。该是回馈母爱的时候了,可是,母爱岂是能够回报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严父

父爱不如母爱那般细腻,父亲的形象在每个孩子的记忆中都是很严肃,不易亲近的。其实父爱,就如那上好的陈年普洱,经过岁月的积淀以后才会越发香醇。如今,当我回首望去,“父亲”这个词总让我感到温馨,如茶香般回味无穷。

    母亲出过车祸,出院时医生说不能再干重活了,从此家中更多的力气活都压到了父亲身上,记得那是在老家时,常见的风景线。老家的冬天很冷,银装素裹 ,房檐下挂着长长的冰,到处都结了冰,水管被冻住,没有水。父亲每天早早起床,点燃火炉后就挑上水桶到学校后面的矿泉水厂去挑水,从一楼慢慢地挑到三楼,年年如此。父亲个子不高,但在我的脑海中他的身躯是那么伟岸。

时间转眼即逝,我家在城里买了房子。父母的工作还在老家,我只身一人来城市读初中,这样我除了在学校和同学说说笑笑,回家后就一个面对空荡荡的大房子,家中唯一的声音就是从电视里传出来的。为了能更好的照顾我,爸爸调到了城里工作。青春期的我很叛离,不喜欢爸爸的监督,妈妈的唠叨。感觉父母不了解自己,感觉父母还不如外面的朋友对自己好,于是开始平凡的出入网吧,结识了一群不良少年,学会了打架,夜不归宿,甚至还干一些违法的事。经常把爸爸气得一个人喝闷酒。

多少年来不管有多苦,有多累,爸爸没掉过一滴泪,我却把他气哭了好几次。父爱如山,在巍峨的山峰也会倒塌。更何况父亲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也是脆弱的,容易受伤的,只不过因为他是男人,他的肩宽,担子重,不表现出来罢了。

   不爱学习,高二的时候休学出去做生意,每天都要很晚才回家,爸爸每天都会给我削一个水果,炒一碗饭,热几个小菜放在桌上,等我回去看我吃完才去睡。

    如今离家远行,每次接到爸爸的电话,让游子的这颗飘零的心感到了暖暖的。每次回家,妈妈会提前把我的床铺铺好,爸爸把家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记得第一个学期寒假回家时,一开门,看见刚拖过的地面,整洁的“小窝”,一股暖流迎面袭来泪水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家的温馨包围着我,瞬间溶化了我冰冷的心。

感恩父母,那些矫情的话说不出口。记得每次送父母礼物,父母都会说,父母要的不是礼物,孩子能健康成长是父母最大的心愿,是回馈父母最珍贵的礼物。所以,我将这份真挚的情感珍藏在心中,化作一种信念鼓励自己让自己加倍努力,就是对父母的最好的报答。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