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故事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3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这故事开头的时候,它还是一株翠竹,一株名副其实的翠竹。站在青山绿水之间,终日里骄傲地里挺着小腰板,却害羞地垂着头。
  如果不是那只唧唧喳喳的小鸟,也许它现在都还站在那里,翠绿得仿佛没有喜怒哀乐。
  然而,那只小鸟毕竟来了。它至今也没弄明白,那是上苍的特意安排,还是纯属偶然?那一只鸟儿也许是飞倦了,也许只是贪玩好耍,憩在了它柔韧而单薄的肩头。
  看着气喘吁吁的小鸟,它好奇地问:“你很累是吗?”
  “啊!我真的是累极了!”小鸟夸张的说。
  “那你干吗还飞啊?”
  “难道你可以不用飞吗?”小鸟奇怪的问。
  “怎么飞啊?”
  “真笨,连飞都不会!”小鸟轻灵地做了一个示范。
  它试着抖了抖枝叶,沙啦啦仿佛就要飞起来,感觉味道真是好极了,正迟疑着请小鸟再教教自己,那只憩够了的小鸟却扑啦一下没了影
  从此,那一株翠竹没日没夜的做起梦来——一个关于飞翔的梦。偶尔,在夜里清醒或是日里迷糊的时候,它也会警告自己:即使是一株翠竹,也不能这么没日没夜的做梦啊!我想我这是要死了吗?
  揽镜自照,却见自己越发的青翠了起来。更让它吃惊的不已的是:自己的稍尖上竟有了一蔟细细碎碎的竹花,翠绿里调进了些阳光的颜色,明晃晃的显着几分妖娆,它不禁悄悄一笑:原来这梦跟饭似的,能养人呢。
  要不是那父子俩的到来,它也许就这么没日没夜的梦下去,可是那父子俩毕竟也来了。男孩儿脆声叫道:“爸爸!爸爸!你看这株竹子是要死了吗?”它已经好久没照镜子了,而男孩儿的眼睛就是两面明净的大镜子,镜子里的它无可救药地变得憔悴不堪。它不禁苦苦一笑:原来这梦跟病似的,能耗人呢。它跟男孩儿说:“我在做一个关于飞翔的梦。”男孩儿立刻兴奋得拍手直跳:“我也在做这样的梦啊。”
  “那你们就飞去吧!”农夫这话原是一句双关语,对翠竹表达的是灰飞烟灭的飞,对儿子表达的是飞黄腾达的飞,而翠竹和男孩都很满意,他们全听成了他们梦见的那种飞法,一致迫不及待地要求农夫快点成全他们的心愿。农夫有一把蛮力,刀却有些钝,一个痛快的过程让他弄得有些痛慢,好在翠竹和男孩都忽略了痛,只一个劲兴奋的催:快点!快点!
  翠竹砍下来,连诳带哄的,农夫只把稍尖的一小节给了儿子,余下的做了什么,翠竹.男孩和我全都不知道。
  就那一节翠竹的稍尖,在男孩并不灵巧的双手里,竟也成了一个有模有样的风筝骨架,糊上白纸,翠竹和男孩都搞不清梦里梦外的,风筝就在天上了。
  飞翔的味道跟梦里一样好玩,以至于风筝和男孩都觉得:生命本来就该是在天上的。他们没法弄清,也没想过要弄清,风筝怎么就会从天上滑落下来呢?也许,那只是风筝的另一个梦?
  不知过了多久,久违了的小鸟与风筝开始了另一场对话:
  “难道你不想再飞了吗?”
  “不想。”它浅浅一笑:“飞起来的味道确实美妙,可我已经飞过了。”
  “不想飞?那你是想滑落了?”小鸟的语气带着不屑。
  它依然淡淡一笑:“滑落也很美,可我已经滑落过了。”
  “难道你还想像鱼似的在水里游来游去不成?”小鸟莫名其妙地尖叫起来。
  那株翠竹,不——那只破旧的风筝立刻两眼放光:“你是说,有一种叫做‘鱼’的,可以在水里游来游去?”
  风筝又开始了它的另一个梦想,或者,继续演绎它的故事。
  于是,这世上就有了一本完全不合逻辑和语法的故事书。它是以这样一句妙趣横生的病句开的头:“有一株翠竹,自由自在地在水里……”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