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光阴恋曲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4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导读】:我知道,我是回不到过去的,就像这座城,也寻不回旧时模样。与这座城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只成了一种怀旧的风景,并延伸着今天的路和未来的故事……
  光阴是一个神奇的魔幻师,它可以让一个人长成自己从未想象过的样子,也能让一个你曾经不以为然的地方变得韵味无穷。
  恋上一座城,也不过最近三、四年的光景,而我在这座城里却生活了三十多年。也许是过往陈旧、单调、狭小的小城印象太过深刻,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去细细品读它,总以背叛的神情遥望远方;而它却像一位深深爱恋你的情人,始终不离不弃默然相伴,并在时光涤荡中渐渐褪却粗陋的容颜,以清水出芙蓉的姿态悄声绽放,让你蓦然惊喜!
  我知道,我是回不到过去的,就像这座城,也寻不回旧时模样。与这座城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只成了一种怀旧的风景,并延伸着今天的路和未来的故事……
  1
  梦想,是每个人出发前的明月光,是牵引着我们行走的航标。
  可能,过往对梦想的概念过于空洞,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如一只被捆住了羽翼的孤雁茫然无措地穿梭于荆棘丛林中,找不到光明的出路。
  儿时,我常爱搬张凳子坐在家门口,仰望繁星满天,想着山外的那个世界,那个无限美好的未来。
  父母看到愣愣发呆的我,总会打趣地问道,长大后最想做的是什么?我总是不知天高地厚答道,要做科学家。当时,我只是羡慕科学家们可以走得很远很宽广,可以去探寻这个奥妙无穷的世界,而根本不知科学家们攀登的是一座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峰,是要以天赋智慧作底子的,而我压根就不具备这底子。
  当我渐渐明了一些事理后,才知道当初的狂语是多么的幼稚可笑,从此,我便不再回答别人关于未来的问题,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是什么样。
  失去梦想,童年的日子依然过得灿烂如霞,笑语中,追逐着月光的影子,任由时光飞逝……
  心里吹起波澜,是电视剧《公关小姐》风靡大江南北那一年。高楼林立的摩天大楼,鲜亮宽敞的办公室,时尚靓丽的职业丽人……一幅幅动感十足的电视画面就像黑夜里摇曳的罂粟花,诱惑得我全身血液沸腾,寝食难安,我想未来的世界就该是这个样子。而我当时所处的李山林场离县城二十多公里,四面环山,一切景象都是最为古朴的原生态。生活应以更加多彩的姿态呈现,而不是固守在这里满足于世世代代的小富即安。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走出这里,奔往远方那个精彩的城市。
  不久,我考入了县城恩江中学。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我欣喜不已,作为一名乡下学生能考入县城中学,就如范进中举一般。到县城就读这意味着步入了连接外面世界的第一个站口,这是多么叫人兴奋的一件事情呀。
  12岁的我背着简单的行囊,兴冲冲地跟在母亲的身后,乘坐每天固定时点的那趟“铃儿响叮当”的班车,沿着一条崎岖的沙石路,一路尘土飞扬地摇到了县城。如今这条路只在某个偏隅裸露出最初的容颜,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平坦宽阔的水泥路,时见班车、小车穿梭飞逝。
  然而,到了恩江中学,我们才知道,这所中学没有提供食宿的地方,这让我们很是傻眼。随后,我跟着母亲到处寻找可以提供食宿的场所,而当时县城商业还不是很繁荣,楼房也极为有限,居民的住房面积都狭小拥挤,根本没有空房对外出租。整个县城只有一家招待所可供外来客人住宿,可住宿一晚要十六块钱,这样的价钱对于当时月收入不过百儿来元的父母来说,显然是承受不起的。我与母亲绕着整个县城的楼房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一处可以供我长期落脚的地方。好在当时县城的楼房并不算多,换作今天,我们可能得走上几天几夜。
  我与母亲饥肠辘辘地坐在一家帐篷搭建的饭店里,先要了两碗汤粉。当我们三下五除二将碗里的粉和汤水清扫而光后,母亲帐然道:“怎么办?这所学校不提供食宿,要不还是回沿陂中学读书吧。”
  我如拨浪鼓似的摇头,信誓旦旦地答道:“我不回乡下,这里不能提供食宿也没关系,我就在这里天天吃汤粉吧,我很喜欢吃粉的;住宿的问题,你可以跟Y阿姨说下,让我寄住在她家里。”我知道母亲有一位旧时好友已搬到县城居住。当时的我,好不容易考入县城中学,又怎愿回到乡下中学就读?
  母亲听了,望着一脸稚气的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因了这句话,母亲痛下决心,咬牙每学期替我多交了90元钱转学费,让我从恩江中学转入能够寄宿的永丰中学就读。
  后来,母亲常会说起这事,她说,当听到我说就在这里天天吃汤粉时,心里感觉酸酸的,她觉得那时的我太过懂事,而她又怎舍得让自己最为年幼的女儿过着寄人篱下、露宿餐风的生活。
  2
  环境有时候就像一个怪异的巫师,瞬间就能让一个人的性格发生神奇大变样。
  就读于永丰中学后,我整个人的性格进行了180度的大逆转,我不再是那个满山疯跑、上窜下跳,成天不着家的“小野马”,也不再是那个喜欢扎堆于男孩帮PK的泼辣无敌手。我以极品淑女的姿态安静落座于教室一角,打量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虽然老师和同学都很友善,但依然驱散不了我对陌生环境的心怯。这里,没有儿时一同成长的伙伴,没有我熟悉的山地田园,班里仅有的几位寄宿生显得很是打眼。
  不久,我与一位来自陶唐的W同学成为了最为要好的伙伴。
  放学后,当走读同学都兴高采烈地回家后,整个校园就显得特别空落,一种无法挥散的、排遣的寂寞便开始充斥心房。我和W同学在食堂里吃完晚饭后,便绕着学校的跑道或池塘一路走来走去,有时,我们也会坐于凉亭说着童年的趣事,或看着温柔的月光静静地打在水面上。时儿有凉风吹来,吹皱了无数银色的涟漪,池边的树叶也跟着婆娑起舞,摇碎了一地的月影。
  大学毕业后,W去了上海,尽管时空距离将我们拉得越来越远,但不可否认,那些朝夕相处的时光是那个年代最为温暖的记忆。
  学校的正对面是电影院,道路两边是低矮旧时的楼房,沿着楼房前的街铺,有卖油饼、葵花子的小贩,小贩的脸孔都布满了岁月的沧桑。也有出售卖清汤、煮粉类的摊位,远远,便能闻到一股诱人的清香扑鼻而来,炊烟在帐篷处缭绕升起。地面并不平整,零星散布着麻麻点点的大小坑洼。闲来无事,光顾最为频繁的是卖油饼和葵花子的小贩。也许是那时物质太过溃乏,让我觉得葵花子和油饼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佳肴。那时的葵花子不贵,两角钱一两,油饼一角钱一个。我则像个馋嘴的小猫,每天雷打不动买回一袋葵花子和两个油饼。这些食品给我提供了巨大的能量,让我像面包似的发酵起来,而我当时浑然不觉。直至暑期回家,把家人吓得大跳,母亲捏着我身上瞬间膨胀的肉块,惶恐地问道:“咋长这样子啦,不是肿了吧?”母亲的这句话让我沮丧了整整一个盛夏。那时,我开始有了美的意识,但曾经可爱的模样已如一江春水东流去。二姐常批评我那时太过馋嘴,无节制地把儿时的好模样给彻底毁了。所幸那个年代不以美丑论英雄,而以成绩定江山。
  周末没事,我也会独自一人跑到县城大街小巷转悠。那时的县城范围并不大,面积不过一、两平方公里,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多为四层以下的砖木楼房,一层的平楼见多;最好的商场是百货商店,位处如今的鑫利来服饰广场位置。最好的饭店是永丰饭店,位处现在的富贵商场。最为繁华的街道便是从永丰饭店到百货商店数十米见长的一条街。沿街搭建了各类帐篷,帐篷里有出售衣服、布匹的;也有卖干货、食品的,或者煮混沌、粉丝的。偶尔还有煎炸油饼的小贩端坐于帐篷外吆喝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穿梭其中,有时并不购买什么,只是为了享受一种人潮中赶集的感觉。出售的各种商品在现在看来单调的很,可供选择的牌子也是屈指可数,但那时却觉得丰盛,没有对比,谁能知道什么叫琳琅满目,什么叫物品溃乏?所以说,幸与哀,富与穷,只有在对比中,方能明了。
  古时建县依江傍水,穿城而过的便是一千多米宽的恩江河。县城里最为古典且富有诗意的建筑之一莫过于折弯型的恩江古桥,远远望去,它像一只张开翅膀的巨大海燕扑腾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迎送南来北往的客人。那时,我时不时就逛到了这座老桥上。我喜欢伫足在折弯的三角地带,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遥望那处血融于水的地方。这座桥历史很是悠久,有数百年的历史。随着车轮滚滚时代的到来,这座桥后来呈现出了不负重荷的苍老,当地政府将其修葺维护,并在桥头两端设了拦车石墩,阻止重量型车子穿行而过。随着县城区域面积的不断延伸,恩江河上现已横跨了两座气派的现代化大桥,这两座大桥与这座古桥遥相对应。站在桥上,可以感受时光穿梭的飞快步伐。
  中学生涯的生活,就像古桥下静静流淌的河水,鲜有多少奔腾的浪花,最为怀念的浪花一朵便是参加乒乓球赛事。有一次,班主任走进教室,说学校要组织乒乓球赛,希望大家涌跃举手报名参赛。当我怯怯举起手时,班主任和全班同学都投以了诧异的目光。班主任还是有点疑惑,不敢确定地问道:“你会打乒乓球?”那时的我,安静得像躲藏在叶丛中羞于绽放的蓓蕾。我微笑地点了点头。事后,便在别人惊讶的目光中轻松摘下了女生乒乓球组的冠军,大家很是不解如此娇小的人儿身上怎么隐藏了如此强悍的火热能量。
  工作后,我因一年一度的司法普及考试或其他原因,时时会再走进母校。母校如今更名为恩江中学,校园景观较之以前要鲜亮丰富多了,新建了教学楼,宿舍、食堂、亭台楼阁等。每当看到身边穿行而过的一张张稚嫩面孔,我便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年那月……
  3
  去乡镇工作本不是我的初愿,但人生一次分水岭的选择,让我挥别了华丽丽的都市白领梦,一头钻进了山沟沟里。
  在乡镇一呆十三年,辗转过三个乡镇。
  十三年光阴,不算太短。一生当中能有多少个十三年?这十三年耗尽了我最美好的年华,不知不觉便结下了一种特殊的乡镇情缘,以至后来,但凡听说是乡镇干部,我都会心生一种极度的亲切感,且听不进任何对乡镇干部的负面评价。
  乡镇干部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当时,乡镇工作主打曲就是收粮、收税、收费、计划生育、冬种,冬修等。也许九十年代末期至税费改革前是乡镇工作最为举步维艰的时期,日益紧张的干群关系和糟糕的工作环境让我从来没有体会过身为一名基层干部的自豪。
  路,那时全是崎岖不平的十八弯山路,下乡工具除了自带的脚踏车,便是自备的两条萝卜腿。一到阴雨天,便只能用四肢翻山越岭。永远无法忘却的是与数名同事一同前往一个离镇30里路程的偏远村庄开展油茶低改。那天的工作一直忙到深夜十点多钟才结束。因为在村里居住颇为不便,一行人便决定连夜返回镇政府。那天一直下着大雨,昏暗的电筒光芒在茫茫的雨雾中就像萤火虫。路上的水有近半尺来深,我已摸不着前行的方向,便紧跟在长辈们后面淌水而行。一只凉鞋终于不堪摧残,在半路上罢工了。最后,我只能光着一只脚,高一脚低一脚踩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体验了一回美人鱼在针尖上跳舞的感觉。路呀,那个漫漫长呀,是我一生都无法忘却的记忆。
  回到镇政府时,脚底冒出了两个大大的血泡,其中一个已破绽开来,如一朵盛开的梅花流淌出了不少殷红的鲜血。
  那时,不仅村道差,而且贯穿了永丰十来个乡镇的主干道永龙公路也只是一条沙石路,且必须绕瑶玲九十九道弯。一路摇来晃去,时常将五脏六腑摇晃得纠结错位。
  更为烦恼的是整个社会对当时乡镇干部的负面评价,其悲惨遭遇一点也不亚于现在的城管。一头是步步紧催的工作任务,一头是不得不为的行政行为,导致我们与当地村民关系无可奈何的白热化。土匪、强盗这个反面人物的代名词,也无可奈何落在了我们的头上。
  因为贷款垫税等原因,有时候,我们也会与当地信用社发生争执。乡干部被人戏称为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也正因为此,那时,我无时不刻不盼望着离开乡镇。每次在电视画片上看到风姿绰约的都市丽人穿行于现代化的办公大楼里,心儿就像猫抓般难受。
  好在,世间风景并不是千变一律。就如地球绕太阳一圈,万物就会发生完全不同的变化。
  一场及时的春雨抚去了乡镇的疲惫。不久后,取消了对农民的各类税费征缴任务,大量扶持农村的政策如一阵一阵的春风相继刮来,乡镇干部的工作重心也发生了悄然变化。我们不用再隔三差五地跑去向村民征缴税费了,工作方向转移到修路、水利工程建设、新农村建设、小城镇建设上。
  乡镇干部终于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种粮实行补助的那一天,我们深切感受到了春风化雨的力量,并由衷地欢呼雀跃。
  永龙公路修建柏油路的那一年,沿路尘土飞扬,坐班车从县城到沙溪以上乡镇来回一趟有时可以摇晃上一个大白天。尽管时间漫漫长,但心里却乐开了花,因为看到了幸福的曙光。
  如今,永龙公路修建成了平整的柏油大道,瑶岭隧道开通了,乡道变换成了水泥路,村道也变成了水泥路,几年的光阴,崎岖不平的沙石路全铺上了水泥路或柏油路,路四通八达了,过往的车辆也骤然增多了。
  多年后,我离开了乡镇。偶然因事前往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总是感慨万千。
  物是人非,变化不断。
  曾经工作过的地方都呈现出了时尚文明的气息,走在哪里,都能看到一张张青春陌生的面孔。这一张张青春的面孔,仿佛就是昨天的自己。
  老同事一拨一拨地离开了,散落在各个角落。偶尔撞见多年不见的同事,总会一起感叹被时光拖走的青春岁月。
  4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2004年,房地产行业就像一个冬眠太久的睡狮,一觉醒来便以狂吼姿态催响了大小城镇的机器轰隆声。
  居者有其屋,这是中国的传统。不知是谁拨动了人们心灵深处的这根敏感神经,如渔夫赶潮似的,所有人都纷纷奔向了争当房奴的浪潮。
  抱着无房难成婚的观念,我不顾众亲友的齐声反对,也奋不顾身地一头扎进了房奴的浪潮中。
  随后,房价果真如自己所预料的那样一直坐着直升机。我在庆幸下手不算太晚的同时,也时常抱怨这一路看涨的房价。尽管如此,但当自己好不容易摆脱了房奴身份时,又按捺不住地甘当了另一座城市的房奴。我时常谐趣自己,一直过着“负翁”生活。也许,正像电视剧《蜗居》里的海萍所言:能当房奴,有时,也是一种幸福。
  房梦催生了大小城市的现代化进程,也给人们带来了几多欢喜几多愁。人生无常,早期争当房奴的群体,基本摇身变为了获益者;一直举棋不定或晚入者,则多少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壳。
  与房有关的悲喜交集故事,也成了这个时代最为经典的谈资。
  母亲常抱怨如今的房价牛气冲天,而我则更为庆幸新婚年华便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按揭购房,是银行用来生财的一个手段,但对于购房者来说,却也是一个双赢的合作方法。尽管按揭助长了房价的飙升,但不可否认,它搅活了所有的民间资本,让大家分享利益的同时,也共担了城市进程的风险。
  于房地产行业,不管我是爱与恨,都不能否认这个行业的觉醒搅动了整个社会的发展,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山里的人们往小城镇涌,城镇的人们往县城涌,县城的人们往市区涌,蚂蚁搬家似的集体迁移风景成了这个时代的一道独特风景。
  地方政府也乘势对县城进行了高规格规划,将大量资金投放公共建设领域,给城市的发展注入了无限活力。数年时间,县域面积不断扩展,曾经的荒山郊岭变成了一栋栋崭新的楼房,曾经破旧不堪的街道变成了热闹繁华的商业广场,曾经废弃的脏乱之地变成了供人们休闲的美丽公园。蓦然间,就像看到一个曾经很是稚嫩干涩的小姑娘,不知不觉变换成了一个美艳动人的少女。
  二姐夫河南之行回来后,很是感慨万千。他说,回到家里,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原来身在其中,尚不察觉。他说,河南一些县城的房价虽然两千多元一平方,很是便宜,但走入其中,就像穿越到了十多年前的永丰,给人的感觉太过陈旧、简陋、狭小,而一回到家里,则突觉眼前一亮,处处风景如画,一片生机盎然。
  听了之后,我豁然明白,房价与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是密不可分的。这个时代,一切变化都是遵循市场规律的,正如:北京、上海经济发达,所以,其房价也奇高。当你选择在这样发达的城市生活时,就必然得承受高昂的生活成本。
  所以说,任何事物都有其利弊两面性,万事万物都是在矛盾中发展,关键是要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只要方向没错,一切问题终会迎刃而解。
  周末闲来没事,一家三口时常开车到新城方向转悠。新城延伸到了罗铺、佐龙、坑田等乡。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一路前行,从不同的角度去观赏这座小城的风貌,景象也各不相同。
  房价依然没有回落,只是变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我就感觉到了一种幸福。
  5
  几年前,我是不大愿回爱人老家居住,不是因为没情感,而是生活上的诸多不方便。
  青山绿水掩映的小山村本来风光旖旎。但村道泥泞,环境太脏,更无法容忍的是一些生活必备设施的不健全。
  人有三急,厕所是每天必须光顾的场所。农村的顾所,多为挖个坑,再用几块木板搭建而成。每次一走进里面,轰的一声,无数只绿头苍蝇和蚊子则在你周边飞来飞去。
  其实这样的情形,在农村是惯见的“风景”。乡镇工作的十来年,虽也忍受了不少,但依然适应不了。这还只是其一不便,更为不便的是洗澡问题。早些年的农房大都没有洗浴室,每次洗澡也是麻烦重重。当然,在那个年代,农村生活普遍低下,经济极为拮据的环境下,哪有闲钱去添置这些看起来小资生活的现代设施。
  中央出台了大量惠及农村的政策后,农民的生活开始渐渐好转,农村的面貌也有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开展新农村建设工作以来,不少村庄变得就像一座座美丽的庄园。村庄里修建了环村水泥路,且家家户户建造了新房,许多曾经只能在大城市里看到的现代化设施如今都飞进了寻常百姓家。
  爱人的老家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几排连体的新楼拔地而起,整齐有序,两条平整的水泥路穿村而过。水冲式厕所,自来水,现代化的洗浴间,应有尽有。爱人时会打趣道:“还是在这里住得舒服吧!”
  我以笑作答,不再言语。其实,农村的变化,让我感触更深的还是爱人大姐家的惊艳变化。
  刚结婚的头一年,我是要到爱人的所有至亲家做一回生客的。那天,爱人骑着摩托车载我前往他大姐家里。前行路上全是大大小小的坑坑洼洼,摩托车就像个跛脚的老太婆,将人颠簸得人仰马翻。越靠近村庄,道路越发难行,全是深坑积水。后来,实在无法骑车进村,便将摩托车搁浅在村庄外。进村的路是绝对走不了,爱人便拉着我的手,沿着田埂小路歪歪扭扭地穿行到村中央。村庄里全是半坍塌似的土坯房,尽管周围青山环绕,但依然掩饰不了村内的萧瑟。大姐家位处村庄的一处陡坡上,土坯房,很是破旧,且狭小。一脚踏进屋里,地面居然还深浅不一,昏暗不已,抬眼一看,便看到数道裂开的墙缝。这类房子,下乡时,我也见过不少,但多为荒弃的老屋。看到大姐住在这样的危房里,心里还是感到震惊。
  许是大姐知我穿着高跟鞋,怕我不适应里面环境,进去崴了脚,便小心的提示,慢点走,并赶快推开所有门窗,拉亮电灯。
  卧房更小,摆放了一张床和一个大衣橱后,就显得很拥挤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坐在床上聚精会神地看电视,一见我们进来,他们连忙起身,并礼貌地叫道:“舅舅、舅妈。”便把床位让了出来,清瘦的脸庞看起来质朴无比,却让人备觉怜爱。
  若干年后,我再去大姐家时,却是另一番景象。沿路全是一栋栋崭新的三层混泥砖房,水泥路一直修到了村中央。我们开车,可以直驱村庄的各个角落。楼房与楼房之间的过道上都铺上了一米来宽的水泥路。当年坍塌的土坯房已寻不见踪影。村中央建了花圃、绿地、球场和公共游乐场所,几个十来岁的小孩正在球场上追戏玩耍。
  温馨的村规民约沿路呈现,整个村庄经过一番美化、绿化后,已是焕然一新。
  大姐站在一栋三层楼高的新房前向我们招手,她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两个衣衫光鲜的小孩正在院子里把玩烟花,艳阳下,两张青春的脸庞显得特别的生机勃勃……
  时光流转,这座小城处处都在发生着欣喜的变化,而每一处变化都能唤起我心中无数的涟漪……
  吃晚饭时,女儿突然兴奋地叫道:“妈妈,你快看窗外,快看呀。”
  我走过去,探头往外看,只见窗外流光溢彩,一束束五颜六色的灯火点亮了整条街道,它们一会红,一会黄,一会蓝,不断变换着颜色和姿态,像一群婀娜多姿的少女在翩翩起舞,也像从地里绽开出来的一朵朵美丽花朵,更像盛放的一束束璀璨烟花。
  “妈妈,漂亮吗?”
  “漂亮,非常漂亮!”
  ……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