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我的槐树林之秋殇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5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时间一年年过去,我也在一天天长高。我却从未发现我的槐树林有什么样的变化。依然粗糙龟裂的树皮,长满尖利刺的枝桠旁逸斜出的伸展着。这些默默无声的树木,是我最忠实的朋友。无论我是多么的失败,它们不会笑我,仍会无语的为我祝福。
  
  星期天的早晨,我喜欢去我的槐树林里读英语。薄薄的雾气如轻纱般笼罩着整个槐树林,东方的阳光顺着地平线斜斜的的穿过树林,所有的树木都被描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在枝叶茂盛的季节,惟有日出或是日落时,太阳的光芒才有幸落到槐树林脚下的地面上。
  
  树林中小草细弱的叶片上,挂着晶莹的露珠。感觉小腿上沁人肌肤的清凉,嗅着槐树林里特有的气息,我放开喉咙,高声朗读着。偶尔会惊飞树上栖息的鸟儿,呼啦啦飞到更远的树枝上,不安的鸣叫着,此时我会更加恶作剧的加大声音,向那些鸟儿示威。
  
  鸟儿喳喳的叫个不休,与我蹩脚的英语单词唱和着。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读课文,面对着我千百位忠实的听众,在清凉的空气里,伴着我抑扬顿挫的语调,每每至此,总有股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气在心中荡漾。也便是这些朋友,给了我许多面对公众的勇气。
  
  记得有段时间,五音不全的我竟然痴一般的迷恋上了笛子。下课后屁颠屁颠的跟在音乐老师的后面,虚心的向老师讨教。老师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练习去吧!”指法练习的差不多能各就各位了,就是这吹出来的声音,实在是不敢拿耳朵去听,引用同桌对我的评价是,‘磨盘压到狗耳朵——嚎的没了人腔。’
  
  虽然如此,也不能扼杀我对笛子高涨的热情。晚上放学后,我就拿着笛子,一路飞奔进我的槐树林里,对着我不离不弃的朋友,疯狂的练习,惊飞的鸟儿不安的鸣叫着远去。
  吹到嘴巴麻木,我的槐树朋友也没能给我叫一声好。微风过后,树叶沙沙作响,是鼓励?还是在抗议我呕哑嘲哳难为听的噪音。权当作它们在为我鼓掌吧!
  
  那个学年的元旦晚会上,我拿起笛子为全校同学表演了一曲。当悠扬婉转的笛声从我的指尖轻盈的飞出时,最爱笑我的同桌第一个为我鼓掌。我那些最沉默的朋友,却包容了我所有的失败之音。
  
  又是一年秋至,金黄色的树叶飘飘洒洒的落满了槐树脚下的整块土地。不喜欢这样风起的秋日,总会带给人莫名的悲凉。因为寄宿学校,每个周末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我的槐树林里,去看望我阔别了一周的朋友。
  
  树上的叶子渐渐落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没有了茂密的枝叶的遮挡,槐树林的上空显得空荡荡的。
  
  又是一个周末,我放下书包刚要出门,被母亲叫住了:“别去树林了,那里在伐树,不安全!”“伐树,伐什么树啊!”我惊讶道。“槐树,就河堤上的那些槐树!”母亲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箭一般的冲出了家门。“要小心点啊!”母亲的声音追不上我飞奔的脚步。
  
  河堤上,在我满眼泪光中一片疮痍。我最爱的槐树,我忠实的朋友啊!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凌乱不堪,树身被无情的电锯锯倒,又被残忍的切割到支离破碎。我呆住了,这个陪伴了我十几年的槐树林,就这样在我眼前被解体,被破坏,被那些卡车当做木料拉走。我泪水滂沱,抱着一棵还没被锯到的槐树放声大哭。
  
  槐树林里的鸟儿早就吓得四散逃命去了,我悲伤的哭声压住了疯狂旋转的电锯声。伐木工停了下来,不解的望着我。我抱着槐树不肯放手,我的泪水印在这棵老槐树上,这群高级动物在笑我的幼稚。我知道,这棵老槐树会明了我绝望的悲伤。
  
  树木很快被一扫而光,徒留一地细小的树枝和随风飘零的落叶。也许,那些落叶也是伤感的,只是一味的打着旋的翻飞着,不肯落地,怕是也在寻找曾经坚实的依靠吧!
  
  冬天的风吹过,那些黄叶也没了踪影,只剩下一片裸露着的土地,如一张无奈的脸。那些鲜活的树木失去了生命,我也失去了陪我一路走来的槐树林,它们虽然不会说话,在我的心里,它们早就是我的良师益友了!就这样无奈的看着它们消失在我的。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