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老师,走好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5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李老师,你走了。走得那样决然,那样义无反顾。
  
  你才五十一岁呀,这个年龄应该是你将人生演绎得最辉煌最璀璨的时候,而你却对这个世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个噩耗我是在医院里得到的。那些天,因为母亲的一次交通事故,我,忙上忙下,忙里忙外。一方面要照顾受伤的母亲和大姐,另一方面还要和交通部门交涉。正在我忙得焦头烂额心力交瘁时,突然接到一则讣告,说,我校教师李xx因病治疗无效,于昨晚在家中去世……天哪!我真的吃了一惊,忙把电话打过去,探问虚实,这才得以确信你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些天来,我心头非常沉重,并且一直难以平静,与你交往的点点滴滴逐渐地连成一片,而且愈来愈清晰——
  
  二十多年前,你刚刚大学毕业,那时,和你一届毕业的同学一个个大都想方设法,托关系找门路进了高校,或者进了党政机关,只有你,听凭“组织分配”,分配进了我就读的那所高中。那一年我读高三,你教我们数学。那时的你,多么英俊潇洒,高高的个子,白皙而棱角分明的脸时常带着微笑。你有些腼腆,不善言辞,和女同学说话还会脸红。在所有的任课教师中,你和学生的年龄差距最小,因而你也和学生最有共同语言和话题。你是最受欢迎和最讨人喜爱的老师。你讲授高中立体几何,这些内容,需要丰富的空间想象能力,你在黑板上徒手画图,噌噌几下,一幅漂亮的立体图形就像放在黑板上的实物。一下子增加了很强的直观性。数学中的难题在你那里都显得那么简单直观,你总是以巧妙的方法清晰的思路出神入化轻而易举地解决,每每都令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穿一身西服,很干净,很随和,也很随意,总是敞开着衣襟,露出里面洁白的衬衫。你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整个人,春风满面,给人一种蓬蓬勃勃的朝气之感。那时大家都喜欢你,不论老师还是同学,特别是女老师和女同学。背后女生议论的焦点就是你。有很多女同学暗恋你,甚至悄悄打听你有没有对象。女老师有事去你办公室找你,没事也装做有事去找你聊天。那一年,我是学习委员,负责收发数学作业,自然跟你打交道就多了一些,这令我们班的女生们嫉妒不已。我所有的学科中,数学最烂,因此,你多次告诉我,高中阶段千万不能偏科,不能学科“瘸腿”,不然高考会吃大亏的。许是爱屋及乌吧,或者这个词语本身就有一定的道理,我渐渐地对数学的兴趣越发浓厚起来。那一年的高考中,我这个闻名全校的数学“瘸腿”生,数学高考成绩竟然127分,令所有老师喜出望外。我知道,我取得的数学成绩,李老师,你功不可没。
  
  接下来,我离开母校到外地上学,听说那一年,一高聘走了你。从此,大约有四五的时间,我这里没有你的任何消息。
  
  一次我们高中同学聚会,忽然有人提起了你,说你在一高仍教数学课,只是你那结婚不几年的妻子“神经”了。听说,她原来是某商业部门的职工,下岗后干起了个体,做起了卖布生意。钱,也赚了一些,又生下一儿一女,小日子倒也红红火火,有过一段幸福快乐的时光。
  
  在这里,请允许我套用一句托尔斯泰的话: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自从你妻子生病后,你的境况简直一落千丈,疯疯癫癫的她时不时的跑到学校来,对正在上课的你没来由的大吵大骂。一次次的哄劝,无休止地来了又走,走了还来。你面对这么一个非正常的人一脸尴尬茫然和无奈。你为妻子看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另外还债台高筑。更加可悲的是,你妻子的病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每况愈下,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频繁,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据说,一次学校领导班子换届,在会议现场,她竟然快步跑上主席台,指着新任校长的鼻子大骂,质问:你怎么能当校长?你的校长是花多少钱买来的?……
  
  李老师,你一切都可以忍,你可以名不要,利不要,评先不要,晋级不要。你只要有一个平安平静地生活,然而,这些,对你来说都成了难以企及的奢望。可以这样推想:即使学校领导如何“宽宏大量”,可是你自己心里还是堆积着厚厚的歉疚。
  
  几年后,你离开了一高,去了一所私立学校,刚好,那一年我爱人也进入那所私立高中。我们住在同一幢公寓楼上,你家住三单元一楼,我家住一单元三楼,相隔不远,所幸,我们见面的机会又多了起来。
  
  然而,李老师,这时候我见你总是皱着眉头,原本不善言辞的你,这时更加沉默。你明显地比以前消瘦了,面容苍老而憔悴。那时,我每天都要去一中上课,又要接送读小学的儿子,所以,每天要几次从你家的窗前经过,看不到你的身影时,就会猜想,李老师在不在哪?因为你毕竟是我的老师,一个学生对老师永远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你的工作环境变换了,可是对于你病中的妻子来说,住在哪儿都意义不大。在这个新的环境里,她仍然频繁发病。这所私立高中,其承包建校的老板因为建校资金没有到位,曾经封堵过教学楼门,后来,他们实在没有办法了,一家老少几代人就都搬进学校公寓楼里居住。老板的母亲八十来岁,因为跟几个妇女对你们家指指点点,被你妻子察觉了,本来你妻子这样的精神就敏感而脆弱,这时更是情绪不可遏止,终于毫无理智的爆发了,她抓住建校老板的母亲狂踢爆打。
  
  像这样不差钱的老板,在道义和蛮横的天平上,怜悯和宽容这一方往往会偏低一些。因为他们腰板硬,底气足,怎么能咽下这口恶气呢?他们总是不反思自己,一点儿也不念及你妻子有病,扬言一定要报仇雪耻。一天,老板家男男女女一大群人,把你妻子围起来打了个半死,方才作罢。你每天除了繁忙的教学工作,还要提心吊胆地照看疯狂的妻子,她因为挨打后心里恼怒,精神受到更大的刺激,她经常掂着菜刀找老板他们算账,并且有一次将他们家的门砍个稀巴烂。李老师,我不知道你的精神该忍受着怎样的痛苦与煎熬,我只是见你经常默默地拿着酒瓶出入家门。在办公室里,别人讲完课后都是泡杯茶来放松享受一下,而你,听说,总是下课后,拿出白酒,一声不吭地一口口独自喝下去。夏天的早上,别人都去买早点,而你,总是买两瓶啤酒,这,就是你的早餐。你只能依靠酒精来麻醉你濒于崩溃边缘的精神。
  
  一天,在饭店里我遇见了你的侄子李x峰(我们是高中同班同学),我们提起你时,李x峰一直皱着眉头叹息,大家都明白你的境遇,但又无能为力。
  
  之后不久,你的妻子死了,对此,你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都没有太多的悲哀,而是为你的解脱稍稍松了一口气,你再不要一天到晚诚惶诚恐,为这样一个缠手的病人劳神费力……
  
  再后来,你又娶了一个年轻时尚的妻子,我们经常见她娇滴滴地挽着你的臂膊出入校园。你脸上又有了笑容,面色也好看多了,穿戴也讲究多了。不久,你的新婚妻子生下一个女儿。新的小家庭建立后,日子暂时平稳了一些。你有年薪六万元的收入,在我们当地已不算低了,可是,你和前妻生的那一双长大的儿女,无职业也无独自生活能力,生活还要靠你照顾。这样一来,家庭内部生活琐事矛盾纠葛越来越多,你和妻子之间的感情也慢慢有了裂痕。原本看到的一丝生活的希望之光也随之一点点黯淡下去。终于,你年轻的妻子扔下几句硬邦邦的话,带上女儿,甩手而去,一走杳然。
  
  这时候,酒,成了你须臾不可或缺的东西,另外,还要服用大量的药物,以致身心受着双重摧残,你企图借酒浇愁,然而愁没浇下去,反而将生命之火几乎浇灭。李老师,你没办法清醒啊,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足以令你窒息。
  
  2004年,我调入一高新校区,第二年,你也调回了一高,我们由师生到邻居现在又成了同事,那一年,我教高三语文,你教复习班数学。原来讲课妙趣横生精彩绝伦的你,时常思路中断,精神恍惚。学生竟然反映说,你的课听不明白!这样,学校领导才知道你病了,而且说什么是脑血管疾病。从此,你不得已走下了讲台,回家养病。之后这些时间,我一直忙忙碌碌,总以为你反正病无大碍,所以很长时间没去看你。谁料想,你竟然悄无声息地远去,走的很果决,没有对这个世界表现出些许留恋。
  
  李老师,我总以为你是一个有命无运的人。面对着接二连三的厄运,你没有像贝多芬那样咬牙切齿地吼道: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倒是自己的咽喉被命运死死地扼住,在生与死的临界点,像一条被抛在岸上的鱼,无奈地挣扎。现在,你终于跨过了这一步,将一部悲苦的乐章永远地画上了休止符。几十年的时光,你将人生的倒霉和不幸演绎得淋漓尽致。
  
  一个鲜活的生命,如果身体受到戕害,还有精神扛着作支撑;如果精神受到凌迟,剩下的还有什么呢?李老师,人人都说你死于脑血管疾病,可是有几人知道你内心的悲苦?精神支柱何以断裂而轰然倒塌?
  
  我写这些文字时,泪水无数次打湿稿纸。我以前时常怀疑宿命,然而,你的遭遇,不用宿命又何以来解释呢?
  
  李老师,夜已深了,我将这些作为祭品的文字键入文档,将底稿虔诚地拿到室外的空地上,让它化作一片火光,一缕轻烟,照亮你去往天堂的路,让你看见路边的鲜花和空中的虹霓。若你在天有灵,定会有所感应。李老师,愿你来世不再悲苦,命运之神垂青于你。
  
  我只能流着泪微笑着对你说,李老师,一路走好!
  
  2012.11.30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