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公告: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校园风光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 > 抒情散文 >

你听,这个冬天有雪落的声音


来源:http://www.htgz.com.cn  发布时间:2020-07-17 04:49    作者: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

  这一生有多少想去的地方,又有多少如愿以偿。
  
  我生于世俗,存于世俗,也终将死于世俗一个俗的人想摆脱世俗,想没有任何牵挂的与这个世界划开界线,是勇敢还是儒弱?有人告诉我,我是对现实的逃避,这是对责任的逃避,这是没有勇气去追求的儒弱,于是我的二十一岁被戴上了俗与儒弱的帽子。
  
  我们的年少都曾有过梦,且还对其赋予理想的冕,那些关于未来的话题永远都是跟幸福相连的,因为那时未经历过岁月洗礼的我们始终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谁也比不了的,可是当自己毫不吝啬的拿自己的青春去挥霍后,我们才发现曾经的梦与此时的自己似乎永远都不会再重合了。时光在我们的一生中是均等的,既然有了浪费必然会有偿还,年少的张狂让我的现在不堪重负。在岁月流逝的人群中我看到了自己无法逃避的现实,也看到了很多人跑到我的前面回过头对我大声的喊“来啊!来啊”然后就是讽刺的笑。我想就此停下,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自己。终究没有了能庇护自己的年龄,因为时光早就把我成熟的躯体赤裸裸的晾在众人的眼前。回不去了,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灿烂燃烧。
  
  我生于世俗,我会像爸爸妈妈想的那样,在一座牢一样的城市中为了车子房子更好的生活奋斗一辈子,一个固定的环境,一群固定的人,一起改变,一起老去,然后生活把我的改变的更沧桑了,或许会有一个大大的肚子,一双破旧的皮鞋,一个能反光的发型,右手牵着一个不爱的妻子,左手领着会打酱油的孩子,见了陈三刘四咧开嘴,落出被烟草熏的发黄的牙齿,各他们吹噱,今天吃了几斤几两的肉。因为我没有文凭,所以无法钻到更广阔的舞台,所以我恐惧未来。
  
  已经这样,还能怎样?
  
  我的十七岁想过我的二十岁,那时的我会有一本自己的书,会有背起行襄就去旅行的自由,在喜欢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一个喜欢的人,陪在自己的身边,可现实却是这般。有多少无奈会让自己觉得以前是讽刺呢/现实就在这里,还敢想未来吗?
  
  多么轻狂的年少呢?区区四年而已,为什么越成长越觉得理想越遥远呢?该放弃吗?
  
  2013年我的轻狂年少入土为安,我用现实为它立碑提字世俗。
  
  部队的生活也是一种庇护,让我可以不用去面对社会,我想下一个假期时出去走走,在自己还未完全被现实残食的年纪,我要为自己的以后留点回忆,一个人两个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用我的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看看她不去追寻或许一生都不会看到的美。
  
  突然想起前些天看天的一句话。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字,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在深夜里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生命里有一种东西突然碎掉了,2013年我问21岁的自己,这一生有多少想去的地方?现实面前又有多少如愿以偿?
  
  关于你,是我一生无法回避的话题。
  
  如今,我再也没有资格说我爱你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深夜里想你。
  
  我想你,却忘了你的样子。这种想念伴随了我好多年,久了便没有了当初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了,但它还是存在的,在我高兴时,在我难过时,在我看到一个跟你相像的女孩子时,总会想到那段时光中的你,它如空气,随着我的呼吸一点一点进入我的身体,可是我知道那时的你一直在那里,是我永远也到不了的。如果可以我宁愿让它再一次狠狠的伤害我,然后就永远消失,让我的生命中不再出现你,让我能在没有你的世界里前行。
  
  人永远都是作贱的动物,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念,我一个贱人,为了一段不可能回去的故事难过了好几年,我恨自己为什么在你的面前自己是如此不堪,为什么不能把你看做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为什么拿的起放不下,就像如今我在这里嚎啕,你见了只是想起许多年前有一个叫郎世巍的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过。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把你当成我的一整个世界,小心翼翼的看着你,因你快乐而快乐,因你难过而难过,又有那么一段时间,你让我的世界支离破碎,只能用黑暗与宁静遮住眼泪。如今早过了那个轻狂的年纪,也更清楚了你当时的用意,所以要谢谢你,谢谢你在我的年少出现,谢谢你给我了成长,也谢谢你在我心中最柔弱的地方留下一片最美好的回忆。你的名字我人用一生去铭记,因为人这一辈子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不是至新,不是过客,但却比至新还亲近比过客还远。
  
  我知道我的生命中再也不会有一个与你一样的女孩出现了,但请你记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把你的经历当成故事来了解,因你快乐而快乐,因你悲伤而悲伤,仅此而已。
  
  这个冬天冻住了海,冻住了这座城市,可日子还在一天天的过着。
  
  我呼出的气体在眼前凝结成了雾气,我的视线穿过雾气,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冬天,没有了夏日的喧哗,没有了秋日的离别,留下的只剩黑白格调渲染的孤寂。我在这座仿佛静止了的城市中行走,似乎也打碎了时光的停留。十二月一过漫长的海岸线都结冰了,偌大的一座城似乎一瞬间没有生息,空旷的街道,凌咧的海风,再有的就是点缀在这座城市各个角落的橄榄绿,我在这座城市的一角便能听到从它的国一角传来的号声。有人说冬天的北戴河是一座鬼城,对无神论绝对支持的我不免把自己当成一只野鬼,只是鬼还有可以狂欢的黑夜,而我除了吃饭、训练、睡觉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所以此时的我连鬼都不如。
  
  营区门前一条沿海公路,它把这座城围得象座小岛。路的一面是沙滩与海面,另一面是被大片落叶包裹的房屋,冬天的阳光没有温度,但它还是尽责的把蓝色黄色绿色与红色折射到我的眼中,此时会有几只海鸟落在红色屋顶旁的树枝上,整理险些被冻成一盔甲的羽毛,鸟是隐藏在某块礁石后被棉衣包裹的老者举起手中的单反咔嚓一声定格了这一幕。
  
  九月份刚从杭州回来时刮了场台风,或许是离海边更近点,所以感觉这场没有任何名号的台风远比杭州那个号称“苏拉”的象火历害的多。风一过沙滩上就多出了几艘破渔船,搁浅了几个月都没人寻回,所以它们就在沙滩上安度着它们的晚年。休假走的时候,它们还尸骨尚存,但二十多天回来后,它们就成了印象河的主流作品了,对于它们向上消失的材料唯一能让我联想到的便是火焰,也许此刻它们正努力的为哪位买不起煤炭的大叔造汗吧,其实它们的一生也延出生在某个地域的丛林中与同类竞争阳光雨水,终于高出了许多同类,然后被人无情的伐了,然后拼成了一艘船,在海面上漂浮了若干年后终成为一庶碳火。每个存在于世上的东西都是有自己的价值的,有时候不必要在乎别人拥有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我们要做的就是活在当下,好好的为眼前的生活而努力。因为树不会想到很久以后自己会成为船,船也不知道很久以后自己会成为一团火。
  
  从家回来的时候,没有再带手机,因为现在的我已经属于这个世界,所以没有必要再与外面的世界联系,我憎恨背叛所以我只能一选一,这里挺好,你想一座空城,一群为了能吃肉包子高兴傻兵守护着一份向往安宁多好。想想那些倦了世俗的女人啦、和尚啦,其劳神伤财的去环球旅行或戒色戒念的不如来当兵得了,即能改变生活模式,又能强身健体,况且还能落个献身国防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就和是有一天又倦了这里的生活,拿一笔复员费回家娶妻生子老老实实的继续生活也啥都不担务,什么梦想啊,理想的戒了得了,这个话题已经谈过了,所以没有必要再劳叨一遍。到了这个年纪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逃避的,更多的时候我们身不由已。
  
  21岁的生日在一班跨日的哨中度过了,下哨已是第二天的清晨,自己泡了盒面匆匆的吃了,便躺下睡去了,没有了那么多的情绪再去伤感,那晚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了爸爸妈妈,我穿着妈妈给织的红毛衣,在很早以前的老房子里,照相机咔嚓一声留下了永恒的记忆,那是我九岁的生日。如今已经过去十二年,似乎很漫长,可现在回忆却象是突然到了这里。我越来越强壮了,爸爸妈妈却越来越苍老了。如今我两年才有二十几天的时间回家看看,总觉得自己的生活缺少了点什么,在家的二十多天很快乐,因为在他们面前我永远都是个孩子,而我也愿意像个孩子一样在他们面前,在父母面前我永远都有一种权利,这种权利是在外面对谁也不曾拥有的,他们给予的爱是我用一生都无法偿还的。
  
  天气越来越冷了,我也终究感到了春天的脚步,每一种苦难都会有寿命的,只要你有毅力坚持到最后,你就是胜利者,我在等着,等着冬天过去春天来临,等着年复一年的轮;回,会有那么一天我含着泪向这个地方挥手道别,然后开始我真正的人生。
  
  这个冬天冻住了海,冻住了这座城市。而我的二十一岁才刚刚开始。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简章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问答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专业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招生对象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报考流程

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来校路线

招生办电话::0518-8689110482

手机:13755661122

联系QQ号:12345678

在线咨询:江苏省海头高级中学自考

网上报名:网上报名